海棠染时

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当啷响。

宁染时。

考研党,现充忙到头秃。透明文手,不定期更新,文风?不存在的(。

各大墙头到处乱爬。

特定CP小洁癖。

不拆逆:云亮/安雷/词青/五越/盾冬/启红/瑟莱/野神/三日鹤

【蔡萧/萧蔡】溯源

#溯源
#蔡萧萧蔡无差
#鉴于上一个我还是觉得有虐的成分在里面…我决定这次让这口糖大一点…!不要脸的求评论,多给你们打几个QAQQAQ

蔡居诚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回到了年少的时候。小小的个子,刚被萧疏寒捡回去的他挥舞着一把小木剑在努力练习。耳边响起树木“沙沙”的欢唱声,树叶绿得让人心慌,是那种阳光下蓬勃乐观的生命。微风卷起零星的碎叶,飞向远处萧疏寒缓步走来的方向,阳光穿过云层撒下,照亮了前方那人。
“居诚,练习的如何了?”
“师父我来做给你看!”
完完整整的把一套基础剑法演练出来,看到萧疏寒脸上带上赞许的神情后,孩童那种快乐和兴奋感瞬间席卷了整个天地,抱着木剑只顾着傻笑。
然后下个瞬间,所有的画面泛起了涟漪,在下一秒轰然碎裂。
蔡居诚瞬间睁开眼睛,从床上猛然坐了起来,下意识唤出那个早已埋在心底的称呼。
“师父…”

直愣愣的坐了片刻,他才发现已经不早了,屋里也亮堂起来。没了睡意的蔡居诚顺手抓过一边的衣服穿好,然后就坐在椅子上看着桌子发呆。
算算在这点香阁也待了有一阵日子了,天天收的那些萃石珠玉的也算是还上了一部分的欠账,人来人往的金陵城,进来瞧他的总会有那么几个武当的弟子,张口闭口就是今天武当发生的事儿,听着蔡居诚甚是烦心。
不过每次在听到有关掌门事情的时候,蔡居诚也会微微收敛一点桀骜的架势,勉强算是安静下来听那些弟子的絮絮叨叨。

“…呵。还真是…”

坐在椅子上的人扬起了自嘲的笑。
直到梁妈妈带着武当的萧居棠过来开门的时候也着实被他这笑容吓了一跳。

“你怎么又来了?”
“这不,都过年了当然是来给你拜个年顺便送点年货啊,我跟你说啊……”
蔡居诚本就没心思听萧居棠的说三道四,又不好轰他出门免得再被罚钱,只好坐在椅子上盯着那一箱东西开始出神。
“这是掌门给你的。”萧居棠又拿出一个长条形的小包裹放在桌子上,“你就收着吧,掌门有命令,让我必须送到。”那包的算不上多么精致,但看上去也算赏心悦目。
“……”
似乎是瞧出蔡居诚的不对头,萧居棠也没有多留,说完该说的就离开了。
只留下桌上的包裹。

等到蔡居诚再想起来那个包裹,已经是深夜了。喝的半醉倚在桌子边一层层拆开包装,最后映入眼帘的是少了最上面那颗山楂的冰糖葫芦。
他怔住了。
儿时的记忆又瞬间涌来。那次庙会前软磨硬泡把萧疏寒磨下山,一路上新奇的玩意层出不穷,小贩卖的冰糖葫芦红的好看,馋了很久的小蔡居诚也只是咽了咽口水,没想到是萧疏寒亲自买给他。

“师父,你尝尝!”
还记得萧疏寒愣了一下,但还是接过糖葫芦咬下第一颗山楂果。
“怎么样!师父师父,好不好吃!”
“不算讨厌。”
那个温和的表情,让蔡居诚一直记到现在。

忽的就落下泪来,冰糖葫芦含在嘴里还是酸甜,到了心里就化作苦汤药一般。
意味深长。

蔡居诚又做了那个梦,梦里的萧疏寒不同于那日金顶的疏离冷漠,而是温和又有些许的亲近。
一向偏执的他突然生出了留恋。
对年少时生机盎然的留恋。

“哇二师兄你真行,真的让掌门也下山参加庙会了!”
“啊…?噢…”
“快点快点,掌门在那边等着呢。”
恍惚中不知被谁推了一下,蔡居诚踉跄了几步,再抬头便对上了那双好看的眸子。
“居诚?”
脚步生生止住,看着那个人努力忍住诧异的表情,暗地里狠狠掐着胳膊在真切的感受到痛感的时候才松开。
“…师父。”
犹豫了半天终于迈出第一步,紧接着是第二步,第三步,最后对着那个白发道袍的人小跑起来。
“走吧。”
“嗯!”

忽然就无所谓真假了,蔡居诚笑了起来,就像以前成功的完成一套剑法后兴奋的笑容。又像以前那样毫不客气的伸出小手,紧紧的牵住了萧疏寒道袍中的手。

就这样,真好。

END.

PS.啊啊啊啊啊啊我写了个啥…!想吃糖想疯了,觉得如果让蔡师兄回到那个他最喜欢的时候再重来一次,也许他会明白一些当初没看清的东西,当然这也是我的一厢情愿啦……。只是觉得也许他会想明白,但是再经历一次那种拿到糖葫芦的快乐,他一定会喜欢吧

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小天使!不要脸的求评论求小心心!

评论(13)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