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染时

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当啷响。

宁染时。

考研党,现充忙到头秃。透明文手,不定期更新,文风?不存在的(。

各大墙头到处乱爬。

特定CP小洁癖。

不拆逆:云亮/安雷/词青/五越/盾冬/启红/瑟莱/野神/三日鹤

【蔡萧/萧蔡】梦魇

#蔡萧
#前世今生
#今生视角,现代AU


梦魇。

蔡居诚记不清是第几次在梦里目睹同样的场景。
武当山,金顶。
撕心裂肺的呐喊,和那白发道长的冷眼一瞥。
“师父,你看看我啊!”
“孽障。”
一开始还在数着时日,安慰般的告诉自己也许这个梦几天就过去了。后来越积越多,无数次的夜半惊醒,早已数不清。
无法阻止。

每日被噩梦缠身,浓重的黑眼圈和疲惫不堪的神情也如影随形,日常生活工作都提不起精神,蔡居诚只想网购一箱咖啡让自己整夜不睡。
不过并没有什么卵用。
终于有那么一天他的同居人皱起了好看的眉,那双清冷的眸子紧紧盯着蔡居诚进屋的身影。

“你怎么了?”
“…啊,没什么…最近工作有点多。”
“过来吃饭,莲藕排骨汤。”
“今天这么体贴?”

萧疏寒原本是不信鬼神一说的,可以说是一个根正苗红的社会主义好青年。可在看到自己的同居人兼男朋友自从有一次半夜惊醒后就变成这个魂不守舍的模样,再听着每晚身边翻来覆去又努力不吵到自己的声音,甚至在梦话里还听到了不属于这个时代的词语后…。
嗯,他的唯物主义世界观有点崩塌。

直到萧疏寒也做了同样的梦。
看着自己不受控制对那个熟悉的人喊出本不是自己所愿的话后瞬间惊醒,坐起身后才发觉冷汗湿透了丝质睡衣,转过身便看到了睁开眼睛的蔡居诚。
相对无言。
蔡居诚伸手抓住萧疏寒的手腕,在萧疏寒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把他搂到怀里重新压回床上。

“那只是梦吧…”
“嗯,只是梦。”
“不会是真的对不对…”
“不会的。”

萧疏寒反手抱住蔡居诚,感受着他的体温,半晌才堪堪把这份慌张的心情平复下去。
他伸手摸到了床头柜上的手机,摸亮屏幕后很快的打了几个字,重新把手机放回去后才舒心的躺回床上,顺手给爱踢被子的那人拉了拉被子。

“明天我请假了。”
“啊?不是要去做个报告吗?”
“…嗯…推了。”
“…真是羡慕你这种高层精英。”
“想给你做饭。”

END.
PS.啊我要写甜甜的恋爱…。努力不发假糖!这两个人我真的能磕爆啊!不虐不虐不虐不虐!
所以小可爱们评论了解一下?努力明示暗示!

评论(18)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