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染时

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当啷响。

宁染时。

考研党,现充忙到头秃。透明文手,不定期更新,文风?不存在的(。

各大墙头到处乱爬。

特定CP小洁癖。

不拆逆:云亮/安雷/词青/五越/盾冬/启红/瑟莱/野神/三日鹤

【萧蔡/蔡萧】『CP十幸·其四』

『CP十幸』『蔡萧系列』

四幸盛世太平弃兵甲

#ooc属于我,糖属于你们
#想要你们的评论!卖个萌ฅฅ*
#都给你们次糖糖惹!留个评论好不好啦٩(๑•◡-๑)۶


蔡居诚被捡回武当的时候,那场牵扯整个江湖的动荡早就平定下来,后来他曾问过萧疏寒一些,可也只得到了一声轻叹。

“居诚。”
“弟子在。”
“为何想知晓那场纷争?”
“这个…”

年幼的蔡居诚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也不好把小孩子的好奇心太重这种理由扯出来糊弄过去,萧疏寒也是看出来他的心思,莞尔过去再也不提。

可这事儿就在蔡居诚心里扎了根。

他也曾问过朴师叔,可得到的也只是摇头。而大师兄又更不可能知道这件事的经过,蔡居诚只好抱着剑匣默默缩回去修习基础。

直到那一天。

“孽障。”
萧疏寒那双眸子好看的很,可在那一天透出的是明显的失望,和闪过的一丝复杂。

蔡居诚离开了武当。
在点香阁待着还债的日子不算好过,但偶尔也能乐得清闲。他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总是会盯着那褪了色的剑穗,想起以前在武当山的日子。
有那么一天蔡居诚喝多了点,恍惚中他想起萧疏寒带着复杂感情的眼神,别人看不看清楚先不提,蔡居诚可看的清清楚楚。

是痛惜,还有一丝不舍。

他又想起了第一次问萧疏寒,他的那声轻叹,再想想自己给武当山上造成的动荡。
心下了然。

“心性不稳,道行不深。”
“执念太重。”


应当是醉了。
蔡居诚趴在桌子上,也不去理梁妈妈的吆喝声,看着门被打开,白发道袍的身影走了进来。

是梦吧。
熟悉的气息,还是那么生人勿近的表情。
没有想象中的冷漠,也没有奚落。被人一把拽了起来压在床榻上,那人说的什么蔡居诚并没听清,而是本着做梦的原则,把内心的情感宣泄的透亮。

一个带着酒香的吻,让萧疏寒怔在原地。

他不是没后悔过,明明知道蔡居诚的偏执还故意冷落,也明白他内心的想法却视之不见。

萧疏寒厌恶纷争,蔡居诚第一次问他之时,萧疏寒看到了那双眸子里的殷切好奇。金顶上的叛乱让他一瞬间似乎回到了当年的江湖中,一句“孽障”脱口而出,又自知失言,才有了被蔡居诚发现的瞬间神情。

江湖纷争带来的永远不是胜利,所有人都是失败者,更有数以万计的牺牲品。

萧疏寒定了定神,抛出一袋东西给梁妈妈,在她一脸谄媚的笑中接过解药,再拦腰抱起一身酒香的蔡居诚,向武当赶去。

庆幸你我都不是那无辜的牺牲品。
庆幸这是太平盛世。

我们还可以平静的坐下来,好好谈谈。

傻徒,该回家了。


END.

PS.我觉得掌门应该是很不喜纷争的一个人,金顶上的一次偏偏就起了争执刀剑相向,所以就把太平盛世弃兵甲写成了这样一个感觉,毕竟是CP十幸嘛,要甜甜的!咋可能虐呢!!

评论(5)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