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染时

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当啷响。

宁染时。

考研党,现充忙到头秃。透明文手,不定期更新,文风?不存在的(。

各大墙头到处乱爬。

特定CP小洁癖。

不拆逆:云亮/安雷/词青/五越/盾冬/启红/瑟莱/野神/三日鹤

【苍花】病患『带一点策藏』

#苍爹x花哥

#带几句话的军爷x叽萝

#病患

#不喜点叉叉
#想要小可爱小心心和手手ฅฅ*
#还不要脸的求评!ฅฅ*





一片寂静,屋内的炉火劈啪作响。


裴熙墨昏昏沉沉的躺在床上,大抵是许久没有这样病过了,就算小屋的炉火正旺,却也觉得冷。意识迷糊挣扎着刚有些回笼,额头上却突兀传来微凉的触感。睁开酸涩的眼睛想挣扎着坐起来,就被一双手按回了床铺,抬眸就瞧见了那抿着嘴的雁门都督。

“…守承。”

本着坦白从宽的原则轻唤一声,对上燕守承那双严肃的眸子后叹了口气,抬起手努力握住他的手晃了晃。


“怎么搞的?”
“…许是前几日太累了。”


燕守承抬手抚过裴熙墨脸颊上被发丝压出的痕迹,再退了几步卸了带着一身寒气的玄甲径直坐在床边,伸手盖住他还带着热度的眼眶。


“睡吧,我陪你。”
“好…”


指尖触到他滚烫的额头不禁叹了口气,老老实实的给人理好衣服再掖好被角,看着裴熙墨疲惫的合眸后,燕守承才敢稍微松口气。

又起身把带着药香的帕子浸湿,叠整齐放在他额头上,听着那轻微的呼吸声逐渐平稳,燕守承才再次坐回床边握着他的手。


“熙墨,安心睡,我在。”


裴熙墨初染风寒,很容易就再昏沉的睡过去,等床上的人睡熟后燕守承才蹑手蹑脚的起身,凑到红泥小炉旁边给自己胳膊上的伤口换药。

忙完了后又重新坐在床边握着裴熙墨的手,愣怔间不禁又想起前几日的战役。两人的挚友李雁辞在那一战重伤,裴熙墨熬了一夜算是把他从鬼门关给拉回来,本来商议着就不通知他那小童养媳免得再生出什么事端,话音刚落回头一看,营帐外就站着那明黄锦袍的叶梨茶。虽说是握着重剑一脸坚强的模样,可谁都能看出她通红的眼圈。

这不,两人又是哄又是求饶的可算把那小姑娘安顿下来,看着她趴在床边握着李雁辞的手絮絮叨叨的模样,生离死别见多了的燕守承也都忍不住别过头。


思维被裴熙墨的几声呓语打断,床上的人似乎向自己这边蹭了蹭。


“守承,莫担心…明日便好了。”


一时哑然。
燕守承俯下身,在他唇角落下一个吻。

“晚安,我的大夫。”



END.


PS.一个试水,为这学期的一个文打个基础…其实是存不住了bu…咳咳!!放出来看看效果怎么样啦!有没有喜欢的小可爱!我们可以评论了解一下!
就几句话的策藏就不打tag惹
我是亲妈!不!刀!的!٩(๑•◡-๑)۶
当然中间是要虐的!٩(*´◒`*)۶

评论(6)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