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染时

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当啷响。

宁染时。

考研党,现充忙到头秃。透明文手,不定期更新,文风?不存在的(。

各大墙头到处乱爬。

特定CP小洁癖。

不拆逆:云亮/安雷/词青/五越/盾冬/启红/瑟莱/野神/三日鹤

【萧蔡/蔡萧】江南梦酒

#萧蔡

#江南梦酒


#源自偶然看到的一个梗
#以前写过双花,但是感觉更适合萧蔡
#被新的奇遇搞得非常丧,CP十幸放一放
#亲妈甜不起来了,很心痛





“萧掌门,此酒乃梦酒,饮下便可见到最想梦到,或最不想梦见的人。”

“此话当真?”

“当然,童叟无欺。”

“萧某愿跟姑娘讨杯酒喝。”

“一杯足矣,先生莫要贪多。”

“好。”




萧疏寒的目光落在递过来的酒盏上,透明的液体晃出涟漪,浓烈的酒香笼罩了这里的空气,坐在树下的小姑娘笑的促狭,萧疏寒倒也不去在意这些有的没的。

伸手接过酒盏,一饮而尽。



再睁开眼,只感觉有什么东西扒着鞋,低头看去却是只可爱的小松鼠。


“…师父?”

不敢置信的抬头,熟悉的人影撞进眸子。

黑金色的道袍,墨发广袖。衣着依旧那么熟悉,手里拿着幼时萧疏寒曾买给他的糖葫芦,还是有些拘束的站在不远处。


“……居诚。”

萧疏寒抿紧了嘴唇,目光从上到下把他打量过一遍后轻叹一声。

“…师…,不,萧掌门。”
“叫师父。”
“……师父。”


蔡居诚似乎是哭了。

萧疏寒慢慢走过去,还没想好该怎么让他别哭,手就不由自主的抬起来给他擦去眼泪。

“无妨,都过去了。”

萧疏寒修道这么多年,七情六欲的早已不是很在意,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头疼的事儿,他实在不会安慰人,还是站在自己面前掉眼泪的徒弟。

“…不哭了”
“……”

实在头疼。

萧疏寒只好伸出手,像蔡居诚幼时练习剑法失败后跑来找他那样,一下一下摸着他的头发。


“师父,你带笛子了?”
“嗯,想听?”
“想听。”
“好。”

看着蔡居诚隐隐有些期待的目光,萧疏寒解下腰间的竹笛,抬起胳膊停在唇边,微微合眸,吹奏出熟悉的音节。

笛声悠扬,面前人的身影也逐渐透明。

“师父,再会。”
“…居诚,是我欠你的,来生再还。”
“我等你。”

再睁眼,面前的人不复存在,手里只留有一个带着酒香的空杯。



次日。
金陵城郊。


“没想到,萧掌门又来了。”

“嗯。”

“先生曾说过,修道之人滴酒不沾?”

“劫数已过,放纵无妨。”



END.

PS.没错蔡师兄…。其实是…死掉了(。
不要打我,可以在评论砸死我(。

评论(19)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