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染时

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当啷响。

宁染时。

考研党,现充忙到头秃。透明文手,不定期更新,文风?不存在的(。

各大墙头到处乱爬。

特定CP小洁癖。

不拆逆:云亮/安雷/词青/五越/盾冬/启红/瑟莱/野神/三日鹤

【词青】与君再逢

#与君再逢

#词青

国际三禁!!!圈地自萌!!!


春末。

整个扬州烟雨朦胧,细雨打湿了青翠的叶,染红了花儿,洗刷干净青石板上的尘土,最后坠入土里,润物无声。

方青砚一身绛紫衣袍,撑一把伞,缓步走在城郊的驿道边。背后的药篓里面露出一个毛绒绒的小脑袋,不安分的上蹿下跳,手里还提着给天天来院子里讨糕点的小师妹准备的零嘴儿。

“方青砚。”

闻声停步,方青砚本以为是哪个有此等闲情逸致出来雨中漫步的友人,侧身回头,却看到了个许久未见的人。
白发道袍,身边立着正在梳毛的白鹤。就那么站在细密的雨里,细密的发丝被雨水打湿垂了下来,看起来倒是没那么遥不可及。

“……。”

方青砚的表情僵硬在了脸上,条件反射的想跳起来骂娘,又想到早就不是那个少年意气的方十七。张了张嘴也说不出什么妙语连珠的句子,只得努力扯出个僵硬的笑。

“儿子还是傻啊。”

“……柳词你胡说八道!”

毫不犹豫接的一句话,熟悉的语气逗笑了方青砚自己也逗笑了柳词道长。也不知何时,药篓里的松鼠跳了出来,极快的爬到了白鹤的背上。

曾经的旧识,站在雨里相视而笑。

“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你。”

“不想见就走啊。”

“哟儿子这脾气还跟以前一样啊。”

“滚滚滚我才没……”


坐在茶馆里,方青砚盯着手中的茶杯突然敛了声音,慢慢摇了摇头重新扯出一个笑。

“不,已经不一样了…”

年少轻狂早就离他远去,几年的时光磨平了这个少年的棱角。意气风发的少年也学会了自省,再也不会执拗的坚持本就不对的那点面子,变成了如今这个温润的模样。

“你是傻吗。”

“…啊?”

“谁都会犯错误,我不怪你。况且我觉得,你已经得到了足够多的教训了。”


方青砚忽的就落下泪来。

在柳词慌了手脚用袖子拼命擦他眼泪的时候狠狠扑进他怀里,听着柳词蹩脚的安慰后哭的更凶。

“对…对不起啊…”

“对不起啊…柳词…对不起…”

亏欠多年的道歉混杂在哽咽的哭腔中。

方青砚似乎看到了当年的自己,闹了点脾气别扭的不说还要柳词好生哄着,那次本来也是。

执拗的不肯低头,却没得到熟悉的怀抱,那人走远的时候也没有落泪,站在纯阳宫门外也扭过头,却每一个因为梦魇惊醒过来的夜里哭着在心里说了无数次对不起。

终是释然。

窗外还在下着雨,道长的白发和身边仙鹤的毛发都未完全干透。

“傻十七,该回家了。”

END.

四月份了,明天自己过生日,提前发个糖!(人 •͈ᴗ•͈)۶♡

评论(1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