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染时

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当啷响。

宁染时。

考研党,现充忙到头秃。透明文手,不定期更新,文风?不存在的(。

各大墙头到处乱爬。

特定CP小洁癖。

不拆逆:云亮/安雷/词青/五越/盾冬/启红/瑟莱/野神/三日鹤

【词青】梅子黄时雨『梦醒后续』

#梅子黄时雨

#梦醒后续

#词青


国际三禁!勿扰真人!圈地自萌!

我就喜欢看方十七害羞的样子!x





雨还在下。


江南的雨一向连绵不绝,细密的雨丝淋湿了屋檐,透过窗格能看到氤氲一片的雾气。矮桌上的瓷杯泡着新茶,古旧的书摊在床头,倚在软榻上的方青砚伸手漫不经心的翻过一页。



“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广袖差些带倒了瓷杯,及时挽救但还是有几滴茶水溅到了桌子上。方青砚皱着眉一边嘴里咒骂几句一边又没好气的用袖子擦拭干净,又重新窝回床上无所事事的翻着书。


过了许久,淅淅沥沥的雨声和阴沉的天色让他整个人都变得昏昏欲睡。


敲门声忽的响起,门被推开。


从清晨就出门的柳词此时提着一篮黄梅站在门口,脸上是毫不掩饰的笑意。



“久等了。”

“别回来算了,从早上就没见你人影。”

“我的小十七闹别扭了?”



方青砚没好气的扔去一条干净的方巾,也不管能不能砸到柳词脸上。看着柳词带着笑擦干脸颊和额发上的水珠,他刚想继续说点什么就被人突然凑近的脸吓了一跳。



“我靠柳词你干嘛啊!”

“看我家柳夫人不太精神,这不是想着这样给你提提神?”

“滚啊你恶不恶心!谁是柳夫人!”

“你啊。”





换下一身道袍的柳词有种别样的气质,方青砚也不得不承认柳词有副好皮囊,就算穿着便服也掩盖不住纯阳宫特有的干净气质。当然,这可绝对不是建立在,把他按在床上这个微妙的前提下。




“甜吗?”




一个轻柔的吻,和一颗熟透的梅子。




“…甜。”




END.

小甜饼第二弹☆

现实如何不是我们能干预的事情,那么至少,在我的笔下,他们永远都是甜甜蜜蜜的☆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