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染时

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当啷响。

宁染时。

考研党,现充忙到头秃。透明文手,不定期更新,文风?不存在的(。

各大墙头到处乱爬。

特定CP小洁癖。

不拆逆:云亮/安雷/词青/五越/盾冬/启红/瑟莱/野神/三日鹤

【词青】梦醒时分

#梦醒时分

#词青



国际三禁!!!勿扰真人!!







方青砚做了个梦,梦到他回到了那年,青涩的眉眼还没长开,一身绛紫衣袍还是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模样。

“柳词!”

“刚刚儿子真的很棒啊。”

“滚滚滚别摸头,长不高了你负责啊?”

“我是爸爸,必须负责。”



那纯阳宫的柳词道长白发道袍,眉眼一弯勾出个温和的笑来,轻轻巧巧的撞进了方青砚的心里。在还是少年的方青砚心里留下了一道痕迹,随着岁月的流逝刻画的越来越深,直到进了骨子里,再不消逝。


方青砚本以为柳词会一直宠着他。


直到那天。

凶狠的吵架,情急之下的口不择言。一直到柳词转身走进纯阳宫的大门,都不再回头。


方青砚怕了。

明明是他的错,可他执拗又倔强的性子不允许他追上去道歉,索性也硬生生的咬着牙扭过头,低着头离开了纯阳宫。


没有联系。

方青砚回了万花谷,很少有睡得安稳的时候,每一次都会梦到那天吵架柳词转身离去的场景,方青砚还记得每一个细节,包括他最后一时的口不择言。

“我就知道你柳词是这种人!”

那一瞬间,他似乎看到柳词眸子中闪过的痛苦和悲哀。
然后他便会从梦中惊醒,抬手摸到满是泪水的脸颊后崩溃的埋在被褥里压抑着哭声,一句句的念出那天没有说出口的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





直到有一天他无所事事的转悠听到了其他人的谈话,是关于柳词的。

方青砚觉得,自己很久没有这么暴怒过了。


“谁允许你们说柳词的不是了?”


赤红的眼睛吓坏了悄悄嚼舌根的几人,方青砚丝毫不理会他们的道歉,扑过去狠狠扭打起来。到最后两方都红了眼,招招力度都极大,丝毫不留情。不知道是谁的拳头撞到方青砚的额角,力度大的让所有人都呆住了。额角的鲜血一滴滴流下来的时候方青砚还不觉得痛,只是眼前的事物变的模糊起来。方青砚恍惚间看到了白发道袍的柳词一脸焦急向他奔来,张了张嘴,还来不及说点什么便陷入了冗长的沉睡。



“柳词…”

“…柳词…对不起…”



方青砚不记得自己睡了多久。

他醒不过来,也不愿醒过来,更怕醒过来后还是跟以前一样糟糕的境地。迷迷糊糊中喊着柳词的名字,又在无意识的情况下拼命的道歉,似乎是要补全那天的亏欠。



“方青砚…”

“…十七…我不怪你了…”

“你睁开眼,再看看我好不好。”




方青砚感觉自己睡出了幻觉。

柳词的声音一直在耳边,但怎么可能是真的呢,他伤了柳词那么深,说了那么过分的话,连一句道歉都没跟他说,柳词怎么可能还来找他。

“…你醒过来吧。”




好吵。

方青砚似乎是被吵的烦了,嘟囔了几句有的没的后尽力的睁开眼。



“……”

“…终于醒了。”


方青砚愣愣的看着床边的柳词,似乎觉得自己还在做梦,刚想闭上眼重新再睡过去的时候就被人一把握住了手腕。

“别睡了…”

“…柳…柳词…”



方青砚觉得自己可能是傻了,才看到柳词在自己的小木屋里忙上忙下,又是端水又是煎药的场景,甚至连花舞剑进来的时候都瞪大了眼睛。


“方青砚你是不是傻啊?什么武器也不带就去跟人拼命?”


花舞剑可没柳词那么好的脾气,大踏步的走过来恨不得揪着他的耳朵拎起来教训一顿。

“知道你受不了别人背后议论柳词,也不见你去道歉,真不知道你俩这几年别扭个什么劲呢!…哎行了行了,我也不打扰了,记得身体好了来我这儿看看啊,阿越他们还担心着你呢。”

“…谢谢花老师。”

“这傻小子。”

花舞剑笑了起来,学着柳词的样子揉了揉方青砚的发顶,挥了挥手便又急匆匆的出了门。

“……”

“……你啊,我都不知道怎么说。”



柳词看着坐着床上低着头的小孩儿叹了口气,坐在床边握着他躲来躲去的手。


“就是犟,这脾气十头牛也拉不回来,为了一句道歉折磨自己这么长时间。”

“……”

“哎呀别人说我两句我这不是也听不见吗,你看看你,激动的直接就揍。”

“……”

“方青砚,不闹了。”

“嗯…。”


方青砚抬头,眼圈红红的看着柳词,张了张嘴又合上,那因为嗓子干的要命说不出话又急得不行的小模样让柳词又想笑又心疼。


“那句话你刚刚对我说了好多次了,足够了。”

“走吧,我们回家了。”



END.

今天过生日!
必须!吃糖!来!给你们拼命塞糖!
(*ฅ́˘ฅ̀*)甜不甜!!

评论(20)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