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染时

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当啷响。

宁染时。

考研党,现充忙到头秃。透明文手,不定期更新,文风?不存在的(。

各大墙头到处乱爬。

特定CP小洁癖。

不拆逆:云亮/安雷/词青/五越/盾冬/启红/瑟莱/野神/三日鹤

【五越】我命中缺你

#国际三禁勿扰真人

#HP梗

#小甜饼无疑,ooc属于我

鹰院劈x狮院越









“唉…。”

这是从早上起床以来,叶祈歌的第一百八十三次叹气。

我们的主角正趴在霍格沃茨的礼堂长桌上,用手里的叉子戳着面前的鸡汁土豆泥,银叉戳在碟子上发出哒哒的声音,让坐在他旁边吃饭的落叶听松狠狠皱眉。


“阿越,你能不能好好吃饭。”

“能能能!”


不到十秒,戳盘子的声音再次传来。

落叶听松神烦。


一切还要追溯到上周的魔药课,由于全年板着脸的斯内普教授临时去了德国参加魔药研讨会,魔药学成绩一直排名年纪第一的拉文克劳柳劈学长就承担了给他们这群毛毛躁躁的小狮子担任助教的任务。

叶祈歌在格兰芬多里是出了名的魔药学挂科小王子, 他能做出完美的变形术,也能在魔咒课上拿到优秀的成绩,偏偏就是对坩埚和瓶瓶罐罐的药剂提不起任何兴趣。


“阿越,搅拌的动作错了。”

“阿越,是磨成粉不是磨成块。”


简直是魔音灌耳。

叶祈歌恨不得下一秒就远离魔药课教室。



“落叶,你说伍贰他是不是对我有意见啊。”叶祈歌气鼓鼓的推了一把正咬着鸡翅的落叶听松,“上次那个叫什么的魔药,清衣也没做好啊他怎么只罚我!”

“你tm…”落叶听松被他推的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你怎么不说你自己的成绩有多烂,上次测试我可拿了个O呢。”

“阿越你这就不对了,我明明在最后一刻交上了成品。”清衣毫不客气的把手里的鸡腿塞进叶祈歌的嘴里,“你可别忘了上周只有你炸了坩埚。”


叶祈歌气呼呼的咬着鸡腿,手里还不忘把面前的土豆泥戳成末泄愤。下一秒抬头的时候正巧对上了隔壁长桌柳某人似笑非笑的眼神。

于是叶祈歌更生气了。




“轰——。”

叶祈歌又一次炸了坩埚。

柳助教面无表情的挥了挥魔杖,收拾了波及半个教室的犯罪现场,教室里气压低的让落叶和清衣都悄悄挪的离叶祈歌远了一点。

“阿越,下课留一下。”

“哦……。”

“兄弟们救我啊!!”叶祈歌拼命给落叶和清衣使眼色。

“阿越你自求多福吧。”落叶和清衣对视一眼,果断在下课铃打响后瞬间收拾好书包溜出教室。

“都tm是假的兄弟情!!!”

叶祈歌气的发出叽叫。


“阿越。” 柳劈倚在讲台上,亲眼目睹的这一场兄弟之间的变故后向他招了招手。

“…伍…伍贰。” 连续两节课炸了坩埚,又被留堂,天不怕地不怕的叶祈歌的腿都抖了。

“你是不是对魔药没有一点兴趣?”柳劈压低了声音问叶祈歌。

“……我我我。”叶祈歌慌得不行,舌头好像打了结一样说不出完整的话。

“哦?这么说是对我这个助教有意见?”柳劈挑眉反问道。

“没没没那不能那不能是我自己太笨了没天赋!”叶祈歌的舌头瞬间就利索了。

“不如这样,以后每个周五的晚上我给你补课,教室我来找,你看如何?”柳劈笑的宛如一只偷腥的猫儿。

“…都听你的那什么我先去吃饭了啊伍贰我们回见!!!”



还真是互补啊。

柳劈看着少年慌不择路的背影,缓缓扬起一个宠溺的笑。

永远都元气满满的少年让柳劈想起年幼时遇到的一个占卜师,那个人有理有据的指出了他未来会获得的成就,以及生来便缺失的命格。



于是,落叶听松和清衣每周五都能看到愁眉苦脸的叶祈歌背着包跟在柳劈的身后走向了某个未被占用空教室。

“阿越啊,你对魔药学…。”

落叶听松看着叶祈歌愤愤的向坩埚里倒了至少多出要求半盏的月长石粉末后,他默默咽下去了想说的话,又做出了下次魔药课一定要拉着清衣一组,并离叶祈歌越远越好的决定。

在上述情况持续了几周后,叶祈歌终于踢翻了坩埚并摔了魔药教材。


“啊啊啊啊什么鬼啊…柳劈也真是的…”对魔药学没有任何天赋的叶祈歌逃了柳劈的辅导,跑出塔楼躺在黑湖前的草坪上,烦闷的摔着手边的书。

“哟,这不是小阿越吗。”海棠笑眯眯的向他挥了挥手,“你不是应该跟劈哥补习吗?难不成你逃课了?”

“住口啊!我不喜欢魔药课!”叶祈歌气呼呼的坐起来瞪着海棠。

“那你一开始就不答应补习不就好了?”海棠在他身边坐下,“劈哥也不是什么不讲理的人,他在公共休息室给人讲题的时候还是很温和的。”

“我…我…”



叶祈歌张了张嘴,仿佛有什么东西梗在喉咙里一样,什么都说不出来。


海棠可不打算迁就至交闺蜜的自尊心,他把书包扔在地上,随意拔下一根空心草在手里编着玩儿,任由叶祈歌纠结的肠子打结也没说话。


“其实,我挺喜欢他的。”叶祈歌一边跟自己作斗争,一边观察着海棠的脸色,“就是,挺喜欢柳劈的。”


海棠吹了声口哨,一脸你快说我很感兴趣的样子侧过头等待他的下文。


这种可以算得上是把埋在心里多年的秘密一吐为快的做法,叶祈歌平时是绝对不会做的。但他自己纠结了太长时间,又没有什么合适的人能替他出谋划策,而每周五的补习还要跟暗恋对象一起度过一段时光;哦老天,这简直是对他最大的折磨。

而今天,叶祈歌终于在闺蜜海棠鼓励的眼神中自暴自弃的挖出心底的秘密,从头讲述他自己的故事。




“其实我们很早就认识了。”

“我认识伍贰的时候,他就很聪明。永远是什么都知道,什么都能做的很好的样子。声音也很好听,我都忘了我们俩具体是怎么认识的了。毕竟我的确挺笨的嘛,也没什么很好的天赋,伍贰能主动跟我搭话直到现在我都觉得是个奇迹。”

海棠是个善解人意的倾诉对象,再加上两个人的关系的确很好,他只是轻咳了一声,叶祈歌就明白了他想问的问题。

“在学校里没怎么交流当然是因为他太优秀了啊!他魔药学每次都能轻轻松松拿到O,而我拿个A都要死要活的,我俩年级也不同,而且也不是一个学院的,刻意去搭话多奇怪啊。”

明明是你害羞吧。

海棠一边听一边在心里吐槽。


直到夕阳把天边的云朵染的火红,海棠也没听完叶祈歌磕磕绊绊的暗恋历程。叶祈歌的语速并不快,他会皱眉回想细节,哪怕是一些在外人看来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小事,对他来说都是最宝贵的回忆。

“所以呢?你到底想表达什么?”

“……我,我不知道该不该跟他说。” 叶祈歌的声音渐渐低下去,“他太优秀了。”

海棠少见的挑了挑眉。

“优秀到在我看来,我的这种所谓喜欢感情对他来说是可有可无的。伍贰很聪明,也出自古老的书香门第,而且他也有自己的想法。”

“正是因为这样,我才不知道该不该把我心里的感情说出来。他太优秀了,我又笨手笨脚的,连魔药都学不好,而且轻易说出来还会毁掉我跟他本就很好的友谊。”

“但是即便是这样,我还是想亲自告诉伍贰,我很喜欢他。” 叶祈歌低着头,胡乱扯着身上的袍子,“每年的圣诞舞会,有那么多女孩子想要做他的舞伴,我心里也很难受…”

“…我是不是很贪心啊海棠。”

“我想一直陪着伍贰,又不满足只是朋友的关系,我想让他知道我其实很喜欢他,是想跟他过一辈子的那种喜欢。”


海棠有些纠结。

他跟柳劈同在拉文克劳,知道这个前辈非常出色,光荣事迹能罗列三天三夜,还是霍格沃茨各大教授夸赞的典范。他也知道柳劈一向温和疏离,身边不曾有任何亲密的女孩子,但是他又明白好友那纠结的性子。
他想说去吧阿越,去跟他表白不留遗憾,也贯彻一下格兰芬多学院的勇气,又因为不想看到一旦失败好友耷拉着耳朵的样子,想让他再等一等,说不定以后会有更合适的机会。

有拉文克劳的知心姐姐名号的海棠公子,还是第一次遇到他不能解决的问题。嗯,还是感情问题。

“阿越,很抱歉这件事我帮不上忙。” 海棠无奈的笑笑,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草籽,“只有你自己才能做出最适合你的决定。”



是的,就是这样。

旁人所谓的引导,对他们而言是干扰。


叶祈歌忽的站起身,抖了抖身上皱巴巴的袍子,还没等海棠再说点什么就迅速的拎起书包向城堡里冲去。

看来是想明白了。

海棠公子玩味的笑了笑。


叶祈歌跑的匆忙,忽略了礼堂门口正准备跟他打招呼的落叶听松和清衣,一口气跑到五楼。他站在本应是今天补习的空教室门口,扶着墙大口大口的喘气。
他的手悬在门前,迟迟没有推开。


柳劈还会在里面等着他吗?

“伍贰!”


管那么多干什么。

叶祈歌果断的实践了格兰芬多的勇气。


“你迟到了三小时零八分钟,阿越,你想怎么补回来?”

“我我我…那个不不不是故意的!!”

一见到柳劈又自动舌头打结,叶祈歌气的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

“说说吧,是忘了补课还是怎么的?”

“……没忘。”叶祈歌小小声。

“嗯?”

“我…我喜欢你啊…。”

叶祈歌低着头不敢看他,也不知道他听没听见刚刚那句小声又磕绊的表白。

一只修长的手伸了过来,轻轻弹了一下叶祈歌的额头。他羞恼的抬起头,对上了一双带笑的眼眸。


“阿越,你怎么知道,我命中缺你?”



END.

这里是海棠染时,请多指教。

双向暗恋小甜饼来一发,梗源自于昨晚甜到牙疼的一个梦☆

评论(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