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染时

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当啷响。

宁染时。

考研党,现充忙到头秃。透明文手,不定期更新,文风?不存在的(。

各大墙头到处乱爬。

特定CP小洁癖。

不拆逆:云亮/安雷/词青/五越/盾冬/启红/瑟莱/野神/三日鹤

【五越/词青】起风了

#起风了

#五越

#词青


国际三禁!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有词青和清棠
ooc属于我,糖属于你们☆






“以爱之名,你还愿意吗。”


阿越是个恋旧的人。

与他直播里总是叽叽喳喳的欢乐气氛不同,偶尔不直播的时候,他也会坐在窗边发呆。等呆够了再揉了揉自己的脸,叹口气打开电脑开始标志性叽笑的直播。

他本以为,和那个人不会再有交集了。

三年的时光足够让阿越学会收敛,把滚烫的情感悄悄藏起来,默默埋在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

徒留一手伤痕。



可天不遂人愿。

兜兜转转,命运似乎就是想开个玩笑。小阿越君还是遇到了他最手足无措的人。

剑网三的新活动龙门吃鸡一开,官方推出的活动中人气主播小阿越君连带着他那些基友们就被一起塞进了名单里。

伍贰君,阿越君。

两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排在了一起。

阿越握着鼠标的手有些抖,屏幕上的小叽萝蹦蹦跶跶的跳向刀爹,视角也早早的切了过去,但他还是在拼命的克制yy里自己几乎颤抖的声音。

“喂?”

“能听见能听见,伍贰你来啦!”

“来了来了。”

阿越恍惚了几秒。

时光似乎瞬间就倒退到三年前。那个时候,屏幕里的二少和苍爹还在傻乎乎的比赛划船,噼里啪啦的真诚之心炸了一地,还有红色毛笔画下的每一道痕迹。

再看着面前的屏幕,小叽萝围着刀爹不停的转圈圈,时不时还蹦跶两下。

眼睛怎么湿漉漉的???

阿越君唾弃极了此时此刻怂巴巴的自己。




“救救救救…!!!!”

“来了来了,别怕。”

“我被打了我被打了!!”

“隔了。”

“能跟上吗?”

“能,一起上。”

“全缴了!”

“一刀!”



三年的时光宛如不复存在,阿越和伍贰还是默契的让人眼红羡慕。毫不犹豫的大轻功,闪着蓝光的空气墙,就连跟阿越打了这么长时间策藏的落叶听松都在感叹这无法代替的默契。

可阿越还是怕啊。

他实在舍不得现在的美好再一次远去,就像当年伍贰默默走远一样。

阿越想跟伍贰在一起。

阿越君想跟伍贰君一起打游戏。

阿越君喜欢伍贰君。



不久之后的大师赛,阿越打的极其凶猛。本赛季藏剑是公认的下水道门派,不好配合又不好打出高伤害。可偏偏就被他玩成了教科书的级别。

就像在发泄,又像在纪念什么一样。

他看不到解说席上伍贰的紧张,也看不到伍贰在看到他一次次的胜利时,那一瞬间的释然和掩饰不住的笑容。

阿越想赢。

赛后的聚餐上,清风望月的众人都被灌的不行。罪魁祸首便是同样进入线下赛,又早就不怀好意的一行人。

“伍贰。”

“嗯?”

“阿越醉了,你扶他回去吧,落叶今天有我和清儒看着。”

海棠联合了柳词歌妤,毫不客气的把一脸傻笑的阿越塞进了还一脸茫然的伍贰怀里。

“啊…?好,哪个房间啊?”

“你的房间啊,清儒是自己来的,现在又没房了了所以你看今晚…”

“可以。”

伍贰接住天天念叨自己骨瘦如柴的小阿越君,看着海棠身边笑的没脸没皮还十指相扣的清儒后,在内心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伍贰君,要保持住教导主任的形象。

伍贰扶着拼命扒在他身上的阿越,跟着柳词歌妤一起进了电梯。

“这…方青砚…?”

“嗯,他也醉了,刚刚还差点耍酒疯。”

柳词歌妤抱着化身乖宝宝的方青砚,虽然说雪拉比丘比龙什么的他也听说过一些,但是柳词脸上的无奈和宠溺还是看的伍贰心惊胆战。

“你们不是…?”

“我后悔了。”柳词歌妤突然转头看着伍贰,“方青砚的确做过对不起我的事,我也想过不再理他了,可我后悔了你懂吗?”

伍贰张了张嘴,最后也只是默默看着柳词抱着方青砚大踏步出了电梯。

柳词想表达的,伍贰也一清二楚。

清儒和海棠,柳词和方青砚,还有…

他和阿越。

伍贰把睡死过去的阿越放在床上,低头慢慢端详他的模样。

肉乎乎的脸蛋也没有他们说的那么胖,只是眼圈下的乌青让他有些心疼。他知道阿越有多累,也知道一次次的比赛阿越有多拼,他也开着小号看过阿越的直播间,也听出来元气满满的声音里有多少疲惫。

三年了,就算再怎么逃避,伍贰也不得不承认,他的情缘从始至终就是面前这个睡成小猪佩奇的小阿越君。
是的了,是伍贰君的阿越君。

早在他听到阿越声音的那一刻,便溃不成军。

“欢迎回家。”

伍贰凑近阿越的耳畔,轻轻咬了咬耳垂。

“我的夫人,沈依依。”

END.

好久没写了手又生了…。
我会努力复健的☆
想要评论!还有心心和爪子!☆

评论(13)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