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染时

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当啷响。

宁染时。

考研党,现充忙到头秃。透明文手,不定期更新,文风?不存在的(。

各大墙头到处乱爬。

特定CP小洁癖。

不拆逆:云亮/安雷/词青/五越/盾冬/启红/瑟莱/野神/三日鹤

【词青】唯你一人

#唯你一人

#词青


国际三禁!勿扰真人√

带五越,清棠,还有什么cp你们猜啊!

糖给你们,ooc属于我









方青砚是在十天前回国的。

颜子渊找他组队大师赛还发生在不久之前,那时候被他因为网络问题和学业忙碌给拒绝了。结果没过多久,方青砚就自己回了国。

刚刚美滋滋发完微博的小盆栽就被颜子渊的弹窗一顿狂轰滥炸,无一例外都是关于大师赛和回国的事儿。

“不打不打,你自己去玩吧。”

“cnm方青砚!说好的气花呢??你不打你回什么国啊!”

方青砚摁灭了手机,没有再回复。





颜子渊太不要脸了,谁跟你说好的啊。

我只想跟他打气花啊…



小盆栽拖着箱子站在大街上越想越低落,委屈爆炸索性破罐子破摔,打开app麻溜的订了一张从上海到宁波的票。

当然,方青砚坐上高铁的一瞬间就后悔了。

“喂?”

“…那个,阿越,我方青砚啊。”

“……啊???你说啥你在国内…?你买了去宁波的车票现在还在车上了…??”

“……cnm不可以吗!”

“没没没,我没说不可以啊!哎方十七你咋不来珠海啊我和伍贰还能请你吃虾饺!”

“…滚滚滚,有男朋友了不起吗!谁稀罕吃你的虾饺,挂了。”



因为昨晚深夜练习而导致今天在家里补觉的小阿越君被一个电话吵醒后一脸懵逼。

方青砚回国了。

还买了去柳词家的车票。

四舍五入,千里送啊!


小阿越君瞬间清醒,果断的一个电话就打给了还在上班并准备今晚解说的伍贰。

“伍贰伍贰伍贰!”

“哎,怎么了?”

“方青砚回国了,还去柳词的城市了。”

“嗯???”

一本正经准备解说词的伍贰君也被这巨大的信息量砸的有些茫然,看了看手边的战队分析后果断的登录QQ,打开了一个名为,“全员等一个羊花复婚”,的讨论组。

【伍贰】:重大消息。方青砚回国了,现在正在去宁波的高铁上,我觉得这波操作很是猝不及防。

【阿越】:我我我!我能证实!方十七亲自打电话给我的!

【落叶听松】:卧槽??

【童话】:卧槽???

【海棠】:晴天霹雳…??

【清儒】:这么刺激的吗???

【花海】:复婚…???

【晏殊】:活久见了???

【五号】:我看见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花舞剑】:我这个奶妈子可以瞑目了??!

【清衣】:等会儿这也太没有准备了吧?!

【君弈】:哇…!传说中的千里送…??

【叶弈墨】:我怎么教你的别乱说话啊!

【阿越】:棍儿你打个电话给柳词吧,多好的机会啊这俩人再错过咱们不就又要死等了吗!

【清衣】:方十七…居然这么主动的吗…

【落叶听松】:我怎么听说颜子渊前一阵子找他打大师赛气花,不过好像被拒绝了啊,这么看来是有说法啊

【花海】:这么大的糖落叶老将军怎么都不告诉一声的?偷摸磕糖不道德啊!

【落叶听松】:冤枉,我也才知道啊





方青砚当然不知道宛如炸锅的讨论组,更看不见花舞剑摸出手机打电话的动作,把一堆行李塞进酒店后就找了个附近的网吧一钻,交了钱就等起了大师赛的直播。

“下半场的第一局比赛是神奇宝贝对空大就空大,众所周知啊神奇宝贝战队里面有我们很熟悉的大神,像柳词歌妤…”

伍贰的声音从耳机里传出,听到柳词歌妤这四个字后方青砚还是实在的顿了一下。

柳词歌妤。

方青砚还记得他们的气花,那纯阳道长持剑的模样好看极了,镇山河和南风交重的时候,心底那一瞬间的雀跃和欣喜让他这个万花谷的小盆栽既心动又慌乱。

“别想了方青砚,一句道歉都没有还怂的跑出了国,柳词再温柔也不会原谅你的。”

方青砚喝了口水,把心底大声嘲笑的小恶魔狠狠拍飞后继续看着屏幕。


“好的我们开始第二轮的bp画面……可以看到神奇宝贝还是选了气纯……最后一手是,花间?!他们居然拿出了气花组合!是谁的花间,我们知道柳词是打过很多场气花的,会是柳词的花间吗?还是日月劫或者老飘藏了一手?”

耳机里伍贰的声音都带着惊讶,还不忘跟轩此汐小姐姐活跃着气氛。方青砚坐在电脑前,面无表情的看着蓝方气纯和花间的下方。

“噢是飘云凌的气纯和日月劫的花间,日月劫这一手藏的太深了……”

不是柳词。

方青砚有点想哭。

早就失去跟他并肩战斗的资格,现在又在紧张什么呢?

方青砚沉默的看完了比赛,这一场神奇宝贝不出意料的大获全胜,这赛季已经算内功弱势的花间被日月劫打的非常漂亮,没有什么大起大落但也是非常优秀的比赛。


方青砚没再听复盘分析,站起身走出了网吧。

四月的宁波已经暖和起来,夜晚的风也带着温柔的暖意。方青砚从便利店里买了几罐啤酒,就近找了个车站的长椅坐下,不顾自己的形象径直打开喝了起来。

“柳词…”

“你是不是再也不原谅我了啊…”

“…我和你,还能打气花吗?”

“我还能做你唯一的花间吗…?”



空了的易拉罐零零散散落在他脚边,风吹的时候也会轻轻响几下。


方青砚醉了。

他站起身,努力辨认了一下宾馆的方向,抬起脚走了几步就被侧边刺眼的灯光照的头疼极了。脑子里混沌一片分辨不出什么,只觉得有人狠狠拉了他一下,把他带离了那片刺眼的光。

“方青砚!你不要命了吗!”

“……你…柳词歌妤?”

柳词吓出了一身冷汗。

下午接到了花舞剑的电话后柳词也有些诧异,当年倔脾气的小盆栽死活不道歉,一句话不说的出了国,现在倒偷偷跑回来了,还来了宁波。

柳词承认,方青砚于他,放不下,也说不得。

可这也不是小盆栽迎着车就走过去的理由。



“喝醉了不要命了?方青砚你玩的好啊。”

“…你不是柳词。”

“我是柳词。”柳词感觉有点好笑,他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乖巧温顺的方青砚,“柳词歌妤,是我,懂?”

“柳词不会跟我说话的…”

“…什么?”

“柳词歌妤不会原谅我的!”也许是酒精的原因,方青砚的声音也大了起来,“他不会原谅我的,我一句道歉都没说,还伤他那么深……他怎么可能还来跟我说话呢…”

“你行李在哪,先取出来跟我回家好不好,这件事我们明天再说?”柳词有点头疼,他以前可没发现方青砚还有耍酒疯这么个技能。

“酒店。”

“那你带我去?”

“不要。”

“…乖啊别闹了。”

“不要,柳词都不跟我打气花了我凭什么带你去!”

“听话。”

“…那,你带我去找柳词我就答应你。”

“……好。”

柳词陪方青砚回宾馆拿行李顺便退了个房,把他带回自己家哄睡了后才长出一口气。

当年的事情他没忘,也不可能忘。柳词不是什么烂好人,方青砚有倔脾气不肯道歉,他也固执的一句话不说就是等他那句道歉。但是方青砚于柳词,说恨也不太可能。





少年不知爱恨一生最心动。




柳词处理完比赛的事情又打开手机点了几下,等他换好衣服躺在床上时方青砚早就睡熟了,柳词伸手把方青砚搂进自己的怀里,看他无意识撒娇的动作,柳剑神的嘴角也无意识的扬起了一个明显的弧度。

回来就好。

我的小盆栽。




————柳词跟花舞剑小窗————

【柳词】:人在我这儿,谢了。

【花舞剑】:?????

【花舞剑】:柳词?????

【花舞剑】:把话说清楚?????

【花舞剑】:断奶了知道吗???

【花舞剑】:人呢???

————“全员等一个羊花复婚”讨论组————

【花舞剑】:[截图].jpg
【阿越】:卧槽???

【清衣】:卧槽????

【落叶听松】:卧槽?????

【童话】:神进展啊…

【花海】:还是柳剑神牛逼啊

【兰催】:还是纯阳宫会玩儿啊

【风清歌】:我们纯阳不背锅

【墨道烟雨】:我们纯阳不背锅

【清儒】:我们纯阳不背锅

【花舞剑】:他就再没回了,我宣布,从今天开始,柳词断奶。

【伍贰】:奶妈子真是辛苦了

【花海】:奶妈子真是辛苦了

【童话】:奶妈子真是辛苦了

【晏殊】:奶妈子真是辛苦了

【海棠】:花老师真是操碎了心

【清儒】:公子你看我多好都不让你操心!

【海棠】:别闹!

——————————————————




方青砚醒了。

他惊恐的发现自己躺在柳词的床上,双手还紧紧抱着柳词的腰,脸还是贴在柳词胸口的。

沉默了一秒,方青砚特别没有骨气的发出了宛如大家闺秀被拐上床的尖叫。

“别吵。”柳词毫不客气的把小盆栽重新搂怀里,“昨晚睡得晚,再躺会儿。”

“有多晚?”方青砚低头看了看衣服还算整齐的自己,“不对,柳词你放开我啊,这样又算什么事儿啊。”

“…儿子,你都特意来给我千里送,我哪能不理解你的意思对吧。”

“cnxm柳词!谁给你千里送!肯定是阿越走漏我的消息!”

“我不在意了,方青砚。”柳词平静的看着他,“以前的事情,就都过去吧。”

“……”

“你昨晚差点被车撞到,那一瞬间我感觉心脏都要停了,还好及时把你拉回来了。”

“……”

“方青砚,我知道你有多倔,我也明白你那点犟脾气,花舞剑跟我说了很多,隔空喊话我也是对你喊的。我的确很生气过,可你忘了吗,爸爸是宠儿子的呀。”

“……别说了。”

方青砚死死抓着柳词的衣服,把脸狠狠埋进他胸口的睡衣里。

然后他得到了一个拥抱。


是失落好久的拥抱。

倔强的小盆栽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也找回了为他镇守八方山河的道长。

“那乖儿子,我还能养盆栽吗?”

“cnxm谁是你儿子!”

“不做儿子,那男朋友行了吧。”

“嗯…”




END.

憋了一天,本来想昨晚发的,还是死于拖延症…

主要是我也没想到写了这么长☆

在我的世界里,他们还有很长的时间可以甜甜蜜蜜☆

想要你们的心心爪爪还有评论呀!!

评论(15)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