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染时

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当啷响。

宁染时。

考研党,现充忙到头秃。透明文手,不定期更新,文风?不存在的(。

各大墙头到处乱爬。

特定CP小洁癖。

不拆逆:云亮/安雷/词青/五越/盾冬/启红/瑟莱/野神/三日鹤

【全员向/主五越】盏酒祭江湖『二章』

#盏酒祭江湖

#国际三禁,国际三禁,国际三禁

#勿扰真人!!

#全员向,主五越,词青,清棠

#正剧向,前几章要走剧情铺垫,马上龙门悍匪篇就要开始加感情线了

#你们484都不喜欢正剧的剧情哇quq

#依旧求心心爪爪和评论☆

#wy女孩儿你们都是小天使





成都,广都镇。

傍晚。

初夏的晚风还带着些许凉意,客栈门口的流苏被吹起了又落。花海和舜琴一同坐在客栈二楼的窗栏边,时不时随意抚弄琴弦,眼角的余光又关注着客栈外佯装闲聊的晏殊和花舞剑,以及镇口的动静。

他们收到了落叶的飞鸽传书后就从广都镇中心的酒楼里撤了出来,换到了广都镇口一家不起眼的客栈暂时歇下。装束也换过一次,花海和舜琴都扮作读书人,从不离身的琴也很好的修饰了一番,而花舞剑和晏殊则随意的换上普通百姓的褐色布衣,坐在客栈门口把酒言欢。

“哎…棍啊…持风和风清歌呢?”晏殊晃着手里的酒壶,“这酒的味道比起我们那边真的差远了。”

“带着清衣去买糖葫芦了。”

“啊…?有这好事儿怎么不带我啊!”

“你以为你是小孩儿啊。”花舞剑白了他一眼,“你有酒喝就不错了,买酒的那几文钱还是我给你付的。”

“…你们万花谷的一个比一个能怼人。”晏殊不满的又灌了一口酒,嘟嘟囔囔的靠在墙边,活脱脱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他们来了。”

花舞剑瞥到不远处官道上被马蹄带起的尘土飞扬,不动声色的推了旁边的晏殊一把,晏殊一个不留神,摔碎了手里的酒盏。

“哎哟这小东西挺贵的还要我赔…!”

“碎碎平安。”

毫无营养的话自然也传到了楼上二人的耳朵里,花海忍着笑向右边的栏杆靠了靠,手指轻轻压在盈缺的琴弦上,舜琴则毫不客气的笑出了声,习武之人的直觉让他也警戒起来,把怀里风雷瑶琴剑的朝向微微转向楼梯口。

叶祈歌四人到了客栈门口,落叶把两匹马交给迎来的店小二后瞥了一眼门口的花舞剑和晏殊,叶祈歌也装作无意的抬头扫过二楼栏杆处谈笑风生的花海和舜琴。

“…晏殊莫名的适合这身打扮,他们雁门关的都这么亲民吗?但是怎么棍儿换上这衣服就越看越想笑。”叶祈歌拽了拽海棠,努力压低声音忍着笑意,“要不,明儿你也换上给我看看呗?”

“……去你的,少给我贫嘴。”海棠瞪了他一眼,毫不客气的把他拽进了客栈。

“或者落叶穿也行啊…哎哎别拽领子!”

是夜。

客栈二楼的一间屋门被轻轻敲响,顿了片刻后又敲了几下。随即门被打开,站在门外等候的几个身影立刻闪了进去。

“怎么这么晚?”见到几个好队友的落叶总算松了口气,走过去挨个抱了抱,“可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的确有人在盯着我们。”持风接过舜琴递来的茶杯,把还算温热的茶水一饮而尽,“不过,是敌是友还不好说。”

“不止一个人。我带清衣先回来,持风和我们分开行动的,都被跟踪了。”风清歌疲惫的揉了揉额角,“一路上没有任何攻击,试探性的也没有,而且他们似乎知道你们要来这里,也知道你们打算去找柳劈他们。”

“龙门绝境这个地方的情报被公开了。”清衣从风清歌的背后走出来,把几张纸递了过去,“是今天上午的事儿,估计明天就会有人去探宝了。”

桌子上的几张纸被人拿起又放下,一时间屋子里寂静无声,每个人都在思考这突如其来的事情,以及下一步的对策。

“你们要考虑好,从明天,不……从今天上午开始,那个地方就真的变成了一个毫无规则的地方!”花海皱着眉,轻轻摇了摇头,“烧杀抢掠,都不会有官府的人来管……就跟…当年的枫华谷一样…。”

“…花海?”

叶祈歌诧异的扭过头,包括所有人,都是第一次听他主动提起当年枫华谷的那场变故。

“…你…想起来了?”海棠小心翼翼的开口,“关于那次变故…”

“很模糊,其实还是想不起来什么,只是依稀记得几个片段。”花海苦笑着摇头,又抬头看向柳词,“柳劈…清儒…有个万花弟子和七秀弟子在牵制他们…是什么样的长相还是想不起来,不过柳词,那时候方青砚拼命喊着你的名字,想把什么东西给我让我带回去交给你。”

“海哥等等!”

窗外微乎其微的声音几乎瞒过了所有人,但没躲过经历过唐门严格训练的持风。

持风抬手止住了花海的话,落叶配合默契抬脚踹开窗户一跃而出,持风也紧接着开了机关飞翼跟了出去,风清歌和柳词几乎同时出剑,在其他人身边落下气场,叶祈歌也眼疾手快的把清衣拉到自己身后护好。

没有想象中的打斗声,屋顶除了瓦片被踩着的声音就是落叶和持风的低声交谈,海棠和舜琴把花海夹在中间,琴弦上的手指就没有放松过。

“隐匿气息做的完美,没留下什么痕迹。”持风从窗外翻进来,给落叶搭了把手。

“如果花海的话被听到了……”

叶祈歌的话没有说完,所有人都明白那个结果。

“海啊,让舜琴带你回去吧,如果出事我们怎么跟茶茶师兄交代。”

“我花海是抛弃兄弟自己回去的人吗?”

“花海,这不是抛弃兄弟的问题。”

“我不走。”

花舞剑头一次觉得花海犟起来的脾气跟叶祈歌一个样,他有点后悔当年头脑发热答应和他们几个组队了,一个两个被带坏的是真的快。

“是我们五仙教的。”清衣从窗框上捻起一些不起眼的亮粉,“未成熟碧蝶的鳞粉……化蝶的基本功做的很好,可惜准头上还有点偏差。”

“听起来…呃…没有什么威胁性?”晏殊凑过去看了看,“听这个描述是你师弟师妹那辈的啊。”

“狗哥说的有道理,清衣也没多大,他的师弟师妹还能坑了我们这么多人?”叶祈歌大手一挥,使劲揉了揉清衣的头发又拍了拍花海,“明天一早就出发吧,我们抓紧时间。”

“那清晨集合。”

“今晚都注意些。”

睡不着的柳词索性披上道袍站在窗边出神,旁边软榻上的叶祈歌也睡得不安稳,大抵是与清衣所说相同,梦魇缠身。偶尔带着哭腔的呓语也逃不出柳劈这两个字。

这让柳词想起了方青砚。

那个当年跟在他身边,意气风发的万花少年。外人看他都是万花谷的小天才,可在柳词看来,就是个骄傲又敏感,还总缠着他的小不点。

柳词疲惫的叹了口气,心里沉重的负担让他不愿再回想当年噩梦般的过往,关好窗又整理好软榻旁边的位置,寻了个软枕靠着合眸浅眠。

藏在屋檐下的碧蝶振翅飞远。

黑夜中,小碧蝶向着不远处的民居飞去,从窗户打开的缝隙中钻进了屋子里。

“沁歌你可算回来了,有什么消息没有?”坐在桌边的花城衍收起双剑快步上前,揉了揉从化蝶状态解除的小姑娘。

“…持风和落叶将军超凶。”沁歌耸耸肩,皱着眉拍着身上的尘土,“龙门绝境的消息被放出去了,想阻止他们找到当年失踪的三个人。他们打算清晨动身……哦这屋檐下怎么这么多灰…”

“收到消息了,染时和瞳瞳已经抵达龙门荒漠,正在寻找绝境入口。”杨斯年抱着琴向她们扬了扬刚刚从鸽子身上取下来的信纸,“那些在背地里说闲话的某些人也被柒柒和洛洛她们解决了…哦这方法是真的狠…”

“我们明天跟紧叶祈歌他们,再告诉盏盏让她家貂带着她和青知跑快点…丐帮那边的消息也很是关键。”花城衍摊开信纸迅速在纸上写着,“说实话,叶祈歌和柳劈真令我窒息,我头一次见到这么不会谈恋爱的两个人…”

“…一方面明里暗里的关心,整个江湖都知道叶祈歌生辰有柳劈亲自道的祝贺,据可靠情报说叶祈歌高兴的跟三岁孩子一样。”

“另一方面又爱搭不理的,一年一度的名剑大会到处找队友对练,就是不找彼此,真替他们着急。”

“江湖小话本都要出新的了,上次落花太太写的是真的好,希望他们可以实践一下,别让我们操心…”

“藏剑和霸刀又不是出不起聘礼和嫁妆,他们要是早在一起了,柳词道长和海棠公子那边也能比现在好点,哪还会出现在这个破事!麻烦他们救救孩子们不好吗!”

“过分!”

“傲娇!”

“没人性!”

TBC.

这里是海棠染时,请多指教。

感谢能看到这里的你,我这个人一向没什么文笔,偶然某天突然想了这么个有点狗血的脑洞,就干脆利落的写出来了。

带全员玩儿,私心也带了自己喜欢的其他cp,还有不少人在后文中会出现,说是全员向就尽可能带我能写到的人一起玩儿!

这里各位正主们的设定基本都是成男。名字基本都是ID,原因…我真的是个起名废啊…

清衣算是半个毒太,其实是偏以前那个曾经说过的少年体型,比正太大比毒哥小。后文即将出现的君奕也是这个设定。

还未出现的枫晚,五号,都是成男偏小一点的设定。

我是真的很想写花茶姐妹花揪头发(…

希望你们看的开心!!!

我努力不会坑的!!!

评论(26)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