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染时

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当啷响。

宁染时。

考研党,现充忙到头秃。透明文手,不定期更新,文风?不存在的(。

各大墙头到处乱爬。

特定CP小洁癖。

不拆逆:云亮/安雷/词青/五越/盾冬/启红/瑟莱/野神/三日鹤

【全员向/主五越】盏酒祭江湖『三章』

#盏酒祭江湖

#国际三禁,国际三禁,勿扰真人

#就是我自己的脑洞,大家看的开心就好

#ooc是我的,糖是你们的

#周末要考专四啦这是考试前的最后一更,考完试我会继续的…!!!!

#依旧是走剧情,越越视角开启√

#冲啊龙门悍匪们!

#最后大结局是糖,你们放心(。










叶祈歌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还是那个意气风发的藏剑少爷。本着做个好师兄的原则带着师弟师妹来长安城闲逛,却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情握着重剑就站在长安城的擂台区,直到和那人打的难解难分。

兴致来了便约了切磋,直到他一脸汗水站在城郊的树荫下,尽兴之余也互报了名字。全然忘记了一旁的坐着的师弟师妹们,讪讪的转头挤出一个讨好的笑,就看到排排坐的四个人一边咬着糖葫芦一边用无奈又嫌弃的眼神盯着他。

耳边响起风吹起树叶的声音,树上的叶子绿得让人欣喜,是阳光下乐观向上的生命。微风卷起零星的碎叶,飞向不远处柳劈缓步走来的方向,阳光穿过云层撒下,照亮了前方那人。

“怎么了?”

“多谢啊…呃…那个,糖葫芦。”

他涨红了脸,慌张的低下头又赶紧抬起来,眼神飘忽不定的不知道看哪儿,似乎是在懊恼自己的吞吞吐吐,刚想努力辩解就被柳劈的一个轻笑再次打回了原形。

然后下个瞬间,长安城,师弟师妹们都消失不见;盾刀也换成了新亭侯,一双红眸带着上将军印的红光向他斩来。他慌乱的后退,画面同时泛起了涟漪,在下一秒轰然碎裂。

叶祈歌瞬间睁开眼睛,从软榻上猛然坐了起来,下意识唤出那个早已埋在心底的称呼。

“柳劈…!”

“……”

“……”

叶祈歌一抬头,和站在窗边的柳词面面相觑。最终还是柳词打破了沉默,抬手指了指桌子上还冒着热气的几碟饭菜。

“吃点东西吧,一会儿要出发了。”

叶祈歌看着柳词一副“我已经习惯了”的表情,一边在心里默默腹诽自己这个不知道怎么来的坏毛病同时祈祷好姐妹海棠不会嫌弃自己,一边拿起桌子上的肉饼塞进嘴里。

“好吃哎!柳词你吃了没啊!没吃快来吃!”

“我吃过了,桌子上那些都是你的。”

柳词看着从梦里转醒还带着小情绪到一秒生龙活虎坐在桌子前狼吞虎咽的人,再看了看桌子上至少三碟的肉饼以及两小碟咸菜,嘴角抽搐的同时不禁怜悯起了花舞剑和海棠的钱袋。

正午,龙门荒漠。

早早等在这里的叶梨茶和叶临渊终于和同伴们碰头,几个人蹲守在所谓“龙门绝境”的入口。有收敛气息躲在几块石头后面的,有缩在墙角和残垣断壁的夹缝里的,还有干脆半个身子埋进沙子里的。

除了那些听信传言做着发财梦来探险的人,他们还看到了一前一后负剑前来的道长,背着弯刀的西域男子,行色匆匆的唐门丐帮二人组,以及正骑着里飞沙一路拌嘴吵架过来的两个天策府的少年将军。

“五哥你怂什么啊,一点都没有天策府的担当,丢不丢人!”

“小毛孩子懂什么,不好好听你家墨哥的话就知道出来瞎转悠。”

“我呸!我都好久没好好放松一下了,难得有这么次机会!墨哥肯定不舍得说我嘛…!反倒是五哥你,一天到晚思前顾后的,一旦枫晚哥跑了怎么办!”

君弈勒着缰绳快走几步,扭头毫不客气的向五号做了个鬼脸,嘲讽了一通又绕回来锤了他一下肩膀,气的五号一夹马腹追了上去。

“君弈你给我站住!”

“我就不!”

目睹了一切的叶梨茶默默看了看旁边一脸冷汗的叶临渊,一边做着口型一边把临时写下信纸递给他。叶临渊把信纸卷好,牢牢绑在黑猫的身上,再轻手轻脚的把黑猫放在岩石后面,看它轻巧的跳跃出去没了踪影才放下心来。

“让弈墨师兄和枫晚师兄操心去。”

“这很可以。”

再然后,便是叶祈歌一行人。

当叶祈歌他们走过那所谓“入口”的时候,叶梨茶也清楚的感受到了空气中传来微小的波动。

随即他们一跃而起,跟在后面冲进龙门绝境。



“我们要坐这个东西…?”叶祈歌嫌弃的看着几个破破烂烂的纸鸢,“怎么这么破啊,比持风他们的差多了。”

“我们唐门那是用玄晶做的好吗。”持风没好气的走过去检查了一下纸鸢的情况,“大少爷,你就凑合一下吧,好歹比走着强。”

纸鸢起飞。

龙门绝境正午的阳光亮的刺眼,叶祈歌眯着眼睛从空中俯瞰,是清一色怪石嶙峋的峡谷和平原,又有零星的破败屋子和干枯的树木点缀其中……展现的宛如深渊的风景。

变故一向来的突然。漫天的黄沙夹杂着螺旋式的风暴席卷而来,还没等他们商量好应对的措施,强劲的风就把他们的队伍撕裂,叶祈歌在慌乱中伸手,也不知道抓住了谁的纸鸢边角,又不知道是谁的手抓住了他的衣服,一同向地面落去。

“祈歌?”

耳边是焦急的呼唤,叶祈歌睁眼的同时就感觉到身体的钝痛,借着身前的手才勉强坐起来。

“…嘶…疼啊。”

“还好吗?现在呢?”

柔和的音域笼罩了他,疼痛感也没那么强烈了,他才看清面前是一脸焦急的花海。

“还好…就我们吗?”叶祈歌点了点头,感激的拍了拍花海,“其他人呢?”

“祈歌!”

话音未落就传来熟悉的呼唤。扭头看去是落叶带着清衣,两个人都是灰头土脸的狼狈模样。

“没事吧都?”

“暂时没有,其他人呢?”

“没看到。”

落叶摇了摇头,伸手把花海和叶祈歌都扶了起来,又顺便拍了拍清衣身上的沙尘。

“我们先走走看,他们肯定会都没事的。”

“有人来了…?”

落叶还没走几步就被花海拽住,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的确是有不少人影从远处歪歪扭扭的走过来。

“不,那不是人。”

清衣手持灵知,伴随着五仙教独有的笛声响起,他的两条双生蛇从土里钻出,挡在他们前面。

“他们是活死人。”

“快动手!”

落叶的清衣的声音几乎同步,持枪的身影一马当先,冲进那人不人鬼不鬼的生物群中,挑起火红的光。紧随其后的是明黄色爆发式的剑气,重剑旋转,配合着后方盈缺的荧荧青光,也算暂时稳定了局面。

“怎么杀不死几个啊…?”落叶诧异的看着明明被一枪穿心却还能挣扎着继续站起身的“人”,“越来越多了…啧。”

“这好恶心啊…”叶祈歌一边吐槽一边用重剑狠狠前斩,看着已经被砍掉大半个身子还能爬起来的“人”,他也打了个寒战。

“喂,砍首级啊你们这群笨蛋!”

一个身影几乎是瞬间出现在花海身前,染着血的弯刀不客气的砍下活死人的首级。

“嘿花海,好久没见,你这反应能力下降了啊。”

“花开…?”

西域特有的异色瞳在他身上丝毫没有凶悍又高贵的气质,反而多了几分可爱。

“你怎么也在这儿?”

“我那徒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我就随便出来转转。”花开一刀砍下最后一个活死人的首级,嫌弃的拿出手帕来擦了擦弯刀,“听说能来探险,我就来瞧瞧,没想到这里居然有这种脏东西。”

“看起来你遇到过了。”叶祈歌从他手里抢过手帕也擦了擦重剑,“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不如问问你们的小少年。”

“你说清衣…?”

清衣收起灵知,双生蛇和刚刚召唤而出的呱太都乖顺的伏在他的脚边。

“五仙教的禁术,分为两种,一种就是我们遇到的,用死人下蛊,做成没有多少战斗力但是生命力极强的活死人。”清衣结果花海递来的手帕擦了擦满是冷汗的手,“另一种是给活人下蛊,控制他们的神智而成为施蛊者的战斗傀儡。”

“……”

“可是,教中明令禁止弟子修习禁术,就连长老们也都是不可以修习的。”

“…我说花海,你们过来不会是想查一年前的那事儿吧?”花开突然转头打量着他们,“这地方不太对头,刚进来就有什么活死人,你们继续向前还不知道能出些什么幺蛾子。”

“来都来了,而且明显就是有头绪,半途而废可不好吧。”花海耸耸肩收起了盈缺,“反倒是你就别跟着了,不如回你的西域去喝酒。”

“我花开就喜欢有挑战的事儿,带我一个,给你们保驾护航总行吧。”花开没脸没皮的凑过去搂住花海的肩头,“都是老队友嘛别这么不给面子,顶多最后真有宝贝,你们分我两成。”

虽说花开也重复了好几次他知道危险与机遇并存,叶祈歌和落叶还是偷偷唾弃了花开这种不要脸的强盗式行为。


“计划很顺利,他们来了。”

沙漠深处的一个背坡,背着弯刀的少年突兀的出现,一只手拖着一个半死不活的人向倚在岩石上的苗疆女子走去。

“很好,我们可有宝贝等着他们呢。”

女子把玩着手里那块质地纯粹的紫色晶石,抬眸瞥了一眼那少年带来的人,蛊虫从那女子的袖口里旁若无人的爬出,钻进地上那人的身子里,看着因为剧烈痛苦而翻滚的人,女子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那小道长的情况怎么样了?”

“应该快遇到了。”

“我很期待,而且远在长安的另外几位,一定也会很喜欢看到这种爱恨交织的场景。”

在两人身后不远的岩石缝隙里,有三个合眸沉睡的人影依稀可见。


TBC.

其实从第一章就有伏笔了,我在铺暗线bu,聪明的小可爱肯定能看出点东西了!x

其实是个狗血沙雕的脑洞啦!一个不小心写成了正剧向,有你们的喜欢真是太好了!!我的本意是捅你们一刀再给你们吃口大糖的!

不虐那么一下,阿越这傻孩子是不会抱紧他的柳劈哥哥的,当然词青和清棠也同理可证(。

我们的清衣是五毒的天才少年√

评论(10)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