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染时

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当啷响。

宁染时。

考研党,现充忙到头秃。透明文手,不定期更新,文风?不存在的(。

各大墙头到处乱爬。

特定CP小洁癖。

不拆逆:云亮/安雷/词青/五越/盾冬/启红/瑟莱/野神/三日鹤

【全员向/主五越】盏酒祭江湖『六章』

#盏酒祭江湖

#全员出场正剧向,主五越

#国际三禁圈地自萌

#我的文章里,他们所有人都是在最好时光最好的他们,谨以此文以表纪念

#家暴了!

#打滚求心心爪爪和评论!








这里似乎变了。

不再是穷山恶水的荒漠戈壁,而是飘着淡淡柔和的紫雾,所有的石块,枯木都泛着玫瑰色的光晕,又在强劲的风吹拂下变得无边旷远。

叶祈歌站在荒漠中央,周身被紫雾笼罩,迷茫的眼神也在逐渐涣散。


“你找到他了吗?”

叶祈歌一震,眼中破碎的光重组。

“没有。”他听到自己的回答,清晰坚定,“无论下一秒会不会是死亡,我都不会放弃。”

仿佛厚重的迷障被撕开,紫雾散去。

他看到身边伙伴正扶着膝盖或相互支撑着喘气,落叶拍了拍他才让叶祈歌回过神,也感受到额角滑下的冷汗,可他也能感到思维异乎寻常的清醒。

他们抵达了龙门绝境的最深处。



“祈歌!”


是海棠的声音。

叶祈歌转身,他看到了一脸焦急的海棠带着舜琴,两人的后面还跟着一身血污的风清歌,以及扶着他的持风。
四个人都是灰头土脸的,就连一向注重整洁的舜琴,衣袍都被划开了好几个口子。


“海棠!”

“没事吧你们?”



海棠询问的目光扫过叶祈歌,又看向他身后的落叶和清衣,最后落在童话身上。

“…童话??”

“我们没事没事,这货是偶然遇到的,拉来给我们打工。”叶祈歌赶紧拽过海棠头靠着头小声嘟囔,丝毫不顾及身后几乎暴走的童话,“风清歌这……清衣海哥,快来搭把手!”

“小祈歌你说谁给你打工啊!”尹南桥和花海赶紧按住暴走的童话,把他重新压回石头上坐好。

“兄弟你这怎么搞的?”落叶也走过来扶着风清歌的另一条胳膊,看着他腿上惨烈的伤口也不禁咂了咂舌,“你们遇到什么妖魔鬼怪了…”

“…帮了一把墨道烟雨师兄。”风清歌不自然的笑了笑,对上落叶的视线无奈的点头,“…这事现在别问了,回去再说。”


“真是让我好找啊小祈歌。”

又是熟悉的声音,叶祈歌还没等转头就不自觉的露出笑容。

“棍儿!”

“没事吧?”花舞剑带着晏殊和柳词从另一个方向赶来,“看你活蹦乱跳的不像有事儿,来,看这是谁。”

“花醉你怎么来了!?”

“当然是来看看不让人省心的你啊。”花醉毫不客气的捏住他的胳膊,“也不告诉我一声就自己跑来了。”

“尘微自己去找东浅了。”花舞剑拍了拍花海,走到风清歌的身边帮忙治伤,“……他让我跟你说别担心他。”

“……他扯淡。”






风呼啸而过,当其中出现一缕细微的不和谐气流,被警惕的童话和持风立刻捕捉到。


“来了。”


密密麻麻的活死人从岩石缝里,沙丘后面,乃至沙土下面走出。不远处的峭壁上,半小蛮手持枫木晚晴,坐在红蛛身上平静的微笑。


“欢迎你们。”


她的身前悬浮着那块紫色的晶石,柔和的紫光在枫木晚晴的催动下变的暴动,半小蛮看向清衣,笑容里充满了挑衅。


“能不能带走他们,要凭你们的本事。”


即使早就有了心理准备,真正看到梦里那个被蛊控制的柳劈出现在他面前,叶祈歌的心还是狠狠地抽痛了一下。


“方青砚…”

“…清儒。”


柳词惨白的脸色,海棠抱着琴也克制不住颤抖的双臂都无一例外反映了他们的心情。


“洛清衣,你还能解吗?”


半小蛮的笑声无端令人心悸,叶祈歌看着握着新亭侯的柳劈缓慢抬头,本应该古井无波的血红眼眸里泛起了杀虐。


“柳劈交给我。”叶祈歌拔出弱水,走出去的同时在清衣耳边低语,“先救方青砚。”

“你们就解决那些层出不穷的活死人,清儒和方青砚交给我和柳词。”

海棠和柳词也没有任何犹豫,气场和音域同时落下,一个剑身前指,迎上万花少年毫不客气的打穴笔;另一个青玉化弦,直面凌厉的剑气。


洛清衣盘膝而坐,双眼紧闭,灵知浮在他身前,散发出浓烈的紫光,花舞剑和还未完全恢复战斗力的风清歌护在他身边。呱太和天蛛都被他派去帮助其他人,只有极其通晓人意的双生蛇还焦躁的围着他打转。


“我能做到吗?”





弱水和新亭侯相撞,金属欢快的撞击声在这个场合可算不上悦耳,玄晶混合陨铁打造出的武器本就强大,没过多久叶祈歌就感受到了双手传来的,那种提不起力气的感觉。

而柳劈的气势丝毫不减,新亭侯和他十分契合,一招一式都是杀招。叶祈歌看向那双红色的眸子,那里面没有叶祈歌,只有嗜血和杀戮。

他不甘心。

重剑前斩,与空气摩擦出呼啸的声音,隐含轰然作响的雷鸣,叶祈歌整个人仿佛和他的重剑融为一体,夹杂着向死而生的气势。本来不占优势的局面也不退反进,身上迸发出灼目的剑气,交织成网和重剑一同挡住汹涌喷发的红刃。

“混蛋伍贰…”

叶祈歌突然笑了,隐藏在他身体里的傲气仿佛被高峰厚岩重重挤压的炽热岩浆,沸然喷发。重剑抬起,强大的战意划破空气,直指对面的人。

“如此良辰美景,你我何不一战解忧。”

没有熟悉的应答,叶祈歌孤身一人,踏出挑战宿命的第一步。



TBC.

这里是海棠染时,请多指教。

终于家暴了啊啊啊啊啊不容易bu,解蛊就是蛮姐姐和小清衣的奶毒对决,有打斗自然就有流血!咳咳…!君弈和五号还要等一等,他们会在龙门绝境主线的末尾出现,偷跑出来的人是要被落叶师兄追着打的√!至于校长的恩怨情仇会在后面的支线剧情里交代,他也会有一个单独的番外。

其实我们的东浅奶喵可不简单,超凶!

一些隐藏的cp现在可能还看不出来,但是我也没有刻意写成腻腻歪歪,可以算小暧昧呀☆

感谢喜欢并且支持的每一个人,四级考完了我随心浪!也许晚上还会有一章√

评论(18)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