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染时

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当啷响。

宁染时。

考研党,现充忙到头秃。透明文手,不定期更新,文风?不存在的(。

各大墙头到处乱爬。

特定CP小洁癖。

不拆逆:云亮/安雷/词青/五越/盾冬/启红/瑟莱/野神/三日鹤

【全员向/主五越】盏酒祭江湖『八章』

#盏酒祭江湖

#圈地自萌不扰真人☆

#霸刀打奶毒,气纯打明教啦√

#龙门绝境主线即将结束,ooc属于我

#打滚求心心爪爪评论三连(*σ´∀`)σ






“伍贰。”

万籁俱寂的识海被健气的少年音突兀闯入,沉睡许久的意识逐渐挣脱了蛊的控制。

“找到你啦。”

“阿越…?你在哪里?”

柳劈开始在混沌的空间里奔跑,他想找到声音的主人,他想见那个总是愿意缠着他的人。

“带我回家吧。”

“好。”

他看到了他。

叶祈歌站在远处,脸上还是那么没心没肺的笑着,向他伸开了双臂。

他也抱住了他。



“……阿越?”

柳劈睁开了眼睛。

嗜血的红光慢慢褪去,眼瞳恢复了原本的深黑,那些被下蛊后的片段如流水般在他面前闪过。他僵硬的低头,叶祈歌依旧脸上带着笑站在他面前,保持着拥抱的姿势,而他手里握着的新亭侯却穿透了叶祈歌的身体。

“不…阿越…”

“…伍贰你…回来了啊…”

“我回来了,我不走了。”

“…真好。”

“阿越…阿越宝宝…是我错了,你别睡好不好?”

叶祈歌闭上了眼,身体无力的倒下。

“柳劈!快拔新亭侯!你自己当年打的什么石头和附魔不知道吗!祈歌要没命了!”

花舞剑焦急的赶来,几乎是在柳劈拔出新亭侯的同时甩出数枚银针,封住了叶祈歌伤口处的穴道并止住了血。

“…是我的错。”

“你他妈在说什么傻话!”

花舞剑半跪在地上,一手轻捏叶祈歌的腕脉,另一手下针的动作和面前兰亭香雪的绿光就没停过,还不忘抽空把一块还算干净的帕子扔在柳劈脸上。

“赶紧擦擦你的脸,等过一会儿你那一脸血吓到祈歌怎么办。”

“不急,打完再擦。”

“你自己小心,祈歌拼了命把你救回来,你再出点什么事儿我可不给你兜着。”

“花老师放心。”

柳劈站起身,刀尖直指不远处的半小蛮。

“我跟你一起去。”

“还有我。”

柳劈脚踏临渊蹈河,双脚连蹬间夹杂着风雷之声,在身后留下一道刀气残影;他挥刀前斩,呼啸的刀气带出一串细密的爆音,新亭侯在极快的速度下击打,快得令半小蛮连召唤那些活死人来抵挡的时间也没有。

紧随其后的落叶带着赤红色的光向前突刺,枪尖与空气摩擦出刺耳的声音,狠狠刺入那血红巨蛛的前腿。后方的持风也用机关翼悬浮在半空中,把细密的暴雨梨花针
全部刺入那蜘蛛的壳里。

“柳劈,你阻止不了我们。”

血色巨蛛凄厉的尖叫,带着毒性的蛛丝也被持风的夺魄箭拦下。半小蛮被强烈的气流掀翻在地上,她手里还握着那块已经裂成两半的晶石。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朝廷和江湖永远不能调和,你在朝廷曾在为官,还不懂这个道理吗?”

“那些东西,现在于我都不重要。”

他再次挥刀,凌厉的刀气让半小蛮果断的舍弃那只巨蛛向后腾跃,血色巨蛛被柳劈斩成两截,化成血水融进泥土里,半小蛮手中的枫木晚晴也重新发出紫光,另一只血红色的灵蛇从土里钻出,将她稳稳托起。

“你无法阻止,也无能为力。”

“那就试试。”

无形的气劲从他掌心涌出,包裹住淡蓝的刀刃,也反射出犀利的光芒。他右手斜拉,新亭侯切入半小蛮缩召唤出的血蛇范围,和枫木晚晴激射出的紫光狠狠相撞。



“狗哥小心偷袭!”

在后方收拾残局的花醉眼尖的捕捉到空气的波动后甩手就是两道飞剑,东浅的身影在半空中显现出来,他挥刀挡下飞剑,同时在空中侧翻,本来要斩向晏殊的弯刀转了个方向。

舜琴从半空坠落,东浅的弯刀猝不及防的劈砍让他没能闪躲,带着烈日灼烧的一击从他的肩头到胸口划出一条可怖的伤口。

“东浅,你有本事冲我来啊!”

“…尘微?”

一个踏鹤的身影极速赶来,他从半空跃下,甩出的剑气毫不留情的拍向东浅,镇山河也紧随晏殊的盾护,花海的治疗曲风一同落在舜琴身上。

“…哈…看来真的是花开说的那样。”

“东浅,我曾经那么信任你…”

同为气宗弟子,比起偏重强化技巧和速度的花醉和柳词,尘微的剑招可谓朴实无华;一劈一砍中蕴藏着对纯阳气劲的精妙控制,出招的时机也做到了最大化精确,也没有任何外在的杀气。而现在的战斗中也只是在和东浅双刀相撞的一刹那才能感受到纯粹的剑意。

在尘微猛烈的攻势下,东浅也没再保留,双刀染上了烈阳的温度,带着灼热的双刀毫不留情的狠厉劈砍,打得尘微也不得不暂避锋芒。


“该走了。”

空中的苍鹰长戾,半小蛮手中的晶石收敛了光芒,活死人失去了蛊的控制纷纷倒地,她控制着血蛇急退,柳劈的一击随即落空,凌厉的刀气带出飞扬的尘土。

东浅也瞬间收势,躲开尘微的飞剑向后腾跃,他借着血蛇甩尾的力度跃起,带着半小蛮稳稳落在苍鹰的背上。

“柳劈,这一局还是你们输。就算失去你们三个样本,我们还有其他的样本可以收回。”

柳劈的刀气和尘微的飞剑最后也没能追上那只苍鹰,他们只能站在原地,看着远去的黑点。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也快走。”

“嗯。”

柳劈擦干净脸上的血迹,走回花舞剑身边俯身抱起还未苏醒的叶祈歌,柳词也抱起被治疗过就陷入沉睡的方青砚,持风和童话收了机关翼落回地面。童话带着尹南桥和尘微在前面开路,花舞剑抱着清衣,晏殊背着舜琴,持风扶着走路一瘸一拐的风清歌,海棠以病人不能反驳的理由背上清儒,落叶也接过晏殊的盾刀,和接过风雷瑶琴剑的花醉以及花海一起断后。

柳劈凝视着躺在他臂弯里的叶祈歌,平静的睡颜看不出丝毫曾被一刀贯穿的痛苦。他又想起在刚恢复意识时看到的那些记忆,每一个片段里都有叶祈歌的影子,哪怕在他被蛊控制的时候,叶祈歌都会不由自主的占据他的内心,让他得以保留自己的意识不被侵蚀。

“我不会再离开了。”

有什么东西破裂了,从他的内心深处喷涌而出,复杂不安又带着强烈独占欲的情绪被他自身很好的梳理,化为纯粹的爱融进心里。

明悟震慑柳劈的内心深处,他不再踟蹰不前,不再逃避现实,他跳出让他原地踏步的思维怪圈,真正看清了自己的内心。

敏锐的花舞剑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他转头看向柳劈的方向;在看到为了让叶祈歌躺的更舒服而小心翼翼收紧手臂的柳劈后,他便放心的把视线转回来,专注于前方的道路和清衣的身体状况。



TBC.

这里是海棠染时,请多指教。

贰哥冲冠一怒为越越x,尘微东浅相见为厮杀x,龙门绝境主线马上就要结束了,接下来的是中间的江湖情报主线期,除了两对策藏,茶茶和从西域杀回来的花开,还有其他反派角色也会重新上线。中间的江湖主线感情戏和朝廷与江湖的针锋相对比较多,甜饼也会撒的比较欢哎嘿嘿嘿√

暗线在这里也有很明确的交代啦,前期出现的神秘组织成员可不只是承担了助攻各大cp的任务√

感谢喜欢的每一个小天使,也非常感谢你们能一直看下去我写的没文笔又大白话的文

给你们比心心♡

评论(34)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