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染时

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当啷响。

宁染时。

考研党,现充忙到头秃。透明文手,不定期更新,文风?不存在的(。

各大墙头到处乱爬。

特定CP小洁癖。

不拆逆:云亮/安雷/词青/五越/盾冬/启红/瑟莱/野神/三日鹤

【全员向/主五越】盏酒祭江湖『十一章』

#盏酒祭江湖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撒娇越越和宠溺贰哥,黑板也来一起秀

#下一章就进入紧张关卡啦√

#打滚求心心爪爪和评论


















如果不能逃避你即将经历的痛苦,是抗争到底还是低头顺从?

在这个江湖里,牵绊着我们前进的脚步是那些尘埃,时光,梦境和苦痛的羁绊。





西方的地平线被夕阳笼罩,燃烧出一片灼目的火红,站在驿道中央的男子迈开脚步,光线在他身后烙下一个黑色的挺拔剪影。

外表看起来就是一位孤独旅者的男子最终走进一间破败的木屋,腰间一闪而过的光芒也被衣袍迅速遮盖。他伸出手,修长的手指捏住一个隐蔽的拉环,从凌乱的床垫下掀起一块青石板,又仔细打量了四周确定空无一人后才放心的进入隐藏的地底牢狱。

“都抓回来了?”

“回禀公子,抓回来了三个。”

“兄长在吗?”

“主子回长安了,说三日后到这里。”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男子走进地牢,他的目光扫过光线暗淡的地牢,最终看向被沉重锁链牢牢铐紧的是在金水镇断后的叶梨茶,和留在长歌门的沁歌和杨斯年身上。

“为了不值一提的同伴们解开了封印?”

“…呸,你懂什么。”

男人的声音低沉悦耳,又带着温润的鼻音,腰间挂着的落凤随着他走路的动作若隐若现。

叶梨茶脸上交错着干涸的血痕和紫色的蛊痕,早已没有反抗的力气她还是努力瞪着面前的男人。旁边坐在冰冷石板的沁歌和杨斯年也依靠身后潮湿的墙努力直起身,眸中是毫不掩饰的厌恶。

“兄长的计划,你们阻止不了。”

“你对你的兄长百依百顺,你知道他都做了什么吗?他要挑起朝廷和江湖的争端,这当中会有多少百姓流离失所,这是你想看到的吗?”

“如果不是兄长,我早就死了。”男人冷漠的看着她们,把一旁桌子上的食物推进监牢里,“我建议你们放弃逃跑的念头,你们不会再有那种机会了。”

“我们能跑第一次,就能跑第二次。”杨斯年狠狠地向地上啐了口唾沫,“这可不是什么天衣无缝的地方。”

“你们大可以试试。”

远处传来踩在石质台阶的嗒嗒声,一个身影踏进男人的影子,在地上重叠出同样浓重的黑影,来人的样貌和站在她们面前的男人十分相近,一样的黑眸,就连身上的衣袍也是相同式样,也许除了气质外,他们唯一不同的便是后来的男子腰间挂的是泛着绿光的文曲。

“小动物们又不听话了?”

“兄长…?不是三日后才来?”

“听说你来了,我也想看看逃出去快十年的小动物们,现在成长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青岩,万花谷。

天空如湛蓝大海一样明媚高远,每一个生命都充满了色彩。

身体基本恢复的叶祈歌拉着童话和刚刚恢复就缠着柳词想出门的方青砚在落星湖边,拿了几把木剑像模像样的比划着,但是从远处柳劈他们的角度看就是三个人的群魔乱舞。不出一会儿君弈和五号就跑过来凑热闹,后面跟着的是追过来抓人训练的落叶;又不知道说了什么的叶祈歌被气的不行的童话举着落叶将军的枪狂追,最后还是尹南桥和柳劈过来一边抱住一个,好说歹说的让这两个皮的不行的人消停点。

“老黑!他打我!”

“那我还不得打死他啊!……哈哈哈劈哥,我们打个商量,有话好说啊。”

“伍贰!他打我!”

“小祖宗哎我去帮你打啊!……嗯好说,好说的。”

最后还是花舞剑用“再闹腾就都滚去喝苦药汤”的理由,才让这几个人都安安分分的坐在湖边。

“劈哥,持风和花醉他们从七秀回来了。”花舞剑一边嫌弃的拍掉叶祈歌的手,一边扭头看着一脸笑容的柳劈,“还带回来了你跟祈歌的老熟人。”

“那现在就去?”

“…能行?”花舞剑看了看跟童话日常激烈拌嘴的叶祈歌,“…还是等等?”

“不用,就现在。”柳劈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后向叶祈歌伸出手,“走了阿越,带你去见个人。”

握着柳劈的手,临走还不忘对童话做个鬼脸的叶祈歌果不其然被童话一巴掌拍进了柳劈的怀里。

“快滚!”



“前两天接到了一路逃过来的叶临渊和李雁辞,别担心祈歌,伤势都稳定了。”花舞剑看到叶祈歌的表情立马迅速的接上话,“还有叶弈墨和枫晚呢,别担心。”

“对,他们告诉了我们本来的打算,所以我们就让相对比较清闲的持风和花醉带着我师弟月同孤跑了一趟。”

“伍贰你怎么又不告诉我啊!”

“阿越宝宝别生气啊,这不是怕你又担心吗。”

“你明明说好的什么都跟我说的!”

开始了开始了又开始了。

走在前面的花舞剑嘴角抽了抽,习惯性加快了脚步,并决定今晚说什么都要把叶祈歌抓过来一起讨论。

这种恩爱他可不想被秀第二次。


花舞剑带着他们转过几个弯,又搭上一段路的纸鸢,飞过一段壮观的大瀑布后终于抵达万花谷的入口。马不停蹄赶回来的持风衣服上还带着明显可见的尘土,他带着笑向他们挥手。

“伍贰!阿越!”

“宸嫣啊!!”

“宸嫣好久不见啊!”

七秀坊的温婉姑娘提着浅粉长裙从持风背后跑出来,扭在一起的双手也掩饰不住激动的心情和她的两位前队友抱在一起。

“早就接到消息了,本来要等着那几个小丫头来接我的,但是听说她们中途出了点事。”苏宸嫣感激的对其他几个人依次鞠躬,“一路上也不平静,辛苦你们了。”

“没事没事,是祈歌的朋友嘛。”花醉笑着摆了摆手,“而且事关重大,我们出点力也是应该的。”

“噢对,现在该叫祈歌了。”看着柳劈亲昵的给叶祈歌整理好衣服领口后苏宸嫣捂着嘴笑的开心,“我的确知道些情报,是跟那些人有关。”

“我们进去说。”花舞剑笑着搂过花醉的肩膀,带着他们向着远处的纸鸢走去。



柳劈牵起叶祈歌的手,又低头凑近耳畔说了几句什么,得到叶祈歌一个傻笑后柳劈才满足的带着他跟在他们的身后走回来时的路。


TBC.


这里是海棠染时,请多指教♡

呜呜呜我超喜欢宸嫣小姐姐啊啊啊啊!!!宸嫣女神15555555551!!!!

咳咳,本章出现的两个不知名的人就是反派中的重要人物,下一章就是贰哥棍儿带着大家各种分析碰撞和出门在外的花开尘微接到霁夜茶后的打打打了√

对,这文又要甜虐甜虐的了xx

溜走x

评论(17)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