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染时

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当啷响。

宁染时。

考研党,现充忙到头秃。透明文手,不定期更新,文风?不存在的(。

各大墙头到处乱爬。

特定CP小洁癖。

不拆逆:云亮/安雷/词青/五越/盾冬/启红/瑟莱/野神/三日鹤

【全员向/主五越】盏酒祭江湖『十二章』

#盏酒祭江湖

#本章提示成分超级多√

#越越主动系列x

#我我我抽空回来了!!!!!

#噫呜呜呜噫我不是故意不更的呀

#讨好的要心心爪爪和评论









——这个乱世,谁也逃不过,谁也不能独活。



叶祈歌躺在柳劈怀里,再一次陷入了梦魇。

兴许这世上没人比他更痛恨梦境。

在那冗长的梦境里,他曾一遍遍重复痛苦又相同的经历,也许是和挚爱生死分离,又或是和挚友刀剑相向。一年前的枫华谷让恨意埋进他的心底,在这不长不短的时日里破土发芽,生长出尖锐又细长的枝干。每当他睁眼醒来,尖锐的恨意都扎的他鲜血淋漓。

叶祈歌恨透了做梦,又依靠梦境中那短暂的美好撑过这一年时光。



“我受够了!”

他又被困在暗无天日的梦境里,手中的弱水已经被他挥动千百次,也斩不破梦境所织成的牢笼。

他愤怒的咆哮。




又是枫华谷。

叶祈歌麻木的经历曾经令他痛苦惊醒的梦魇。从山坡上滚下的落石,挚友们焦急的呼喊,甚至他看到了以前不曾在意的一抹笑意。

等等,是谁?

还未等他看清一闪而过的脸庞,就被梦魇推着继续向前跑去。耳边是盈缺的琴音,他带着队友给他的增益气劲穿过落石圈,看到了厮杀的柳劈,清儒,和已经倒在地上的方青砚。

他举起弱水,明黄色的剑气爆发出来。



“可怜。”

又是谁?

有些熟悉的声音让他下意识扭头,却忽视了前方冲来的万花青年。狠厉的气劲让他痛的弯腰,下一秒就被来人踹出很远。

叶祈歌听到柳劈的呼唤声,被强制拉出梦魇的前一秒,他瞥见了那人头上的纱帽。



“阿越!”

“……伍贰。”

“你吓死我了,怎么叫你都不醒。”

“做梦了…”

叶祈歌翻了个身,不去管背后湿漉漉的冷汗就直接把自己埋进柳劈的怀里。

“又梦到一年前了?”

“…嗯。”

“乖,都过去了。”

“伍贰,你说…我们中还有人像东浅一样吗?”

“阿越,你想起什么了?”


柳劈伸手摸了摸怀中人圆圆的脸蛋儿,还没等他继续问点什么,软软的唇主动送上来堵住了他的嘴。柳劈愣了一下,在感受到怀里颤抖的身子后毫不客气将他按在床上,低头肆意啃咬。

“阿越,你在害怕。”

“…我怕。我怕那是真的。”


叶祈歌痛苦的闭上眼。

柳劈明白叶祈歌对梦魇的恨,却不会知道他的傻祈歌在梦里偶然间瞥到的那一抹笑意和纱帽,让这个从头到尾对身边挚友付出极大信任的小少爷有多难受。


“阿越,让我和你一起分担。”

柳劈坐起身,把被褥整理的更舒服一点,抱着他的蠢叽倚在床头,手还握着他的。

“我师弟卷毛也去长歌门帮忙了,中途遇到了撤回来的花开他们,带着霁夜茶和其余几个人。都很狼狈,应该是经历了血战。”

“他们现在都回来了吗?”

“没有,卷毛的信鸽今早才到,估计还有那么一两天就能回来。”柳劈揉了揉小傻叽的头发,“但是尘微因伤昏迷,霁夜茶也脱力昏迷,花海不知所踪。”

“这么说,东浅应该也去了,可能还有其他幕后的人,要不然以花开他们的实力,全身而退是没问题的。”

“我的阿越真是聪明,那结合一下你的梦,有些东西你不想去怀疑也要怀疑,现在的这种形势下,没什么是不可能的。”

“我明白。”



远在南屏山,数不胜数的化血镖追着一只背上绑着信筒的黑猫而去。飞镖击打进旁边岩壁的冲击力将灵活的黑猫吹飞,它猛地又是一跳,肉垫在空气中连连踩动才从那片绝热逃了出来。后续的攻势宛如收不住一般重重撞进岩壁,噼里啪啦!岩石大面积塌陷,黑猫沿着深坑一路下滑,借着后腿扑腾起烟尘成功逃离。

“…啧。”

它舔了舔自己的爪子,向万花谷狂奔而去。

TBC.

这里是海棠染时,请多指教。

本文的喜好观点都是属于我个人的,大纲已经设定好了所以基本的东西就不会动了,可能以后有一些小改动。

这章透露的消息足够多啦x

好了我继续陪情缘缘了嘿嘿嘿嘿嘿x

么么哒爱你们每个人!

评论(17)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