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染时

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当啷响。

宁染时。

考研党,现充忙到头秃。透明文手,不定期更新,文风?不存在的(。

各大墙头到处乱爬。

特定CP小洁癖。

不拆逆:云亮/安雷/词青/五越/盾冬/启红/瑟莱/野神/三日鹤

【五越】大梦一场

#国际三禁,勿扰真人

#出来冒泡证明我还活着☆

#爱所有的小天使们







枫林寂静。

叶祈歌跌跌撞撞的走在林子里,明黄色的绸缎袍子被齐腰深的灌木丛划的破烂,殷红的鲜血也从伤口渗出来,整个人显的愈加狼狈。

雨越下越大,束好的马尾混合了雨水垂在身后,雨水混合着血水从他胳膊和额头的伤口流下来,钻心的疼痛让他辨不清方向,只能凭着直觉拨开挡路的树枝向前走。

“阿越。”

不知走了多久,也不知是不是因伤势恶化而出现了幻觉,叶祈歌的面前似乎出现了一个思念已久的身影。
恍然间思绪翻涌,叶祈歌想起了他暗恋的人。是霸刀山庄的世家弟子,也是能不管不顾把他护在身后的人。

叶祈歌张了张嘴,却因伤口的疼痛只能倒抽一口冷气。

颀长的手指点在他眉间,一如初遇。


“阿越,别怕。”


再醒来不知过了多久。

满屋的药香,柜子上摆满了药材,再细细嗅去似乎还有一丝桂花糕的香气。

“全部喝掉。”

一碗乌黑的汤药递到叶祈歌面前,漆碗衬托出面前人不好的脸色。

“…棍儿。”

苦涩的药让叶祈歌皱了眉,习惯性的抬头看他再咂咂嘴,撞入花舞剑沉静的眸子后才发觉他已经逃离了那场噩梦般的厮杀,被花舞剑带回万花谷。

“…是梦吗?”

有很多话想问,却又什么都问不出来。


他什么都记不得。

对枫华谷的事情绝口不提,落叶和清衣来看过他,提了几个关键词他也什么都想不起来。就这样过了十几天,身上的伤也逐渐痊愈。叶祈歌辞别花舞剑,骑马回到藏剑山庄。


一年的时光足够改变一个人。

叶祈歌不再频繁的出入名剑大会,他向叶英递交了申请,进入剑庐潜心修炼。他耐心指点叶梨茶的剑法,又将四季剑法更进一步,成为了当之无愧的藏剑山庄大师兄。

他让自己习惯了这种平淡的日子。他努力变得成熟,不再张扬。

可记忆还是存在缺失,如破碎的镜面,碰一下就被割的鲜血淋漓。

直到那一天,他梦到了柳劈。

枫华谷惨烈的厮杀,刀光剑影。他看到方青砚痛苦的跪倒,看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清儒;他还看到身陷包围圈的柳劈。尘封的记忆在那一瞬间破碎,是冰冷刺骨的寒意。

他想起了一切。

吱呀一声,小院的雕花木门被推开。

“祈歌师兄,海棠公子来了。”


END.

这里是海棠染时,请多指教。

本文是盏酒祭江湖叶祈歌番外之一,接正文开头。不涉及剧透咩哈哈哈,备研党忙里抽空搞出个小番外给你们吃☆

打滚求心心爪爪和评论啦♪

咕噜噜又潜下去…

评论(15)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