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染时

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当啷响。

宁染时。

考研党,现充忙到头秃。透明文手,不定期更新,文风?不存在的(。

各大墙头到处乱爬。

特定CP小洁癖。

不拆逆:云亮/安雷/词青/五越/盾冬/启红/瑟莱/野神/三日鹤

【萧蔡/蔡萧】应归人,今何处

#萧蔡

#应归人,今何处


#CP十幸卡文了,五幸不好写啊…叹气
#…心情不好就想发刀…然后没下去手
#ooc属于我





未归。

桌上的瓷杯已经凉透,茶渣也沉淀在杯底。萧疏寒坐在桌前,面前的书都被翻的起了卷。


不知何来的烦躁。


“蔡居诚。”

窗边的玉佩还挂着,又让萧疏寒想起了多年前那偏执的人,还是第一次见那个天资卓越的徒弟那么失控。


“师父,你看看我啊!”
“我哪里不如他!”




满腔的不甘心,还有些许绝望。

萧疏寒怔了一秒,突然就很想跟以前一样,无奈的捡起他的剑匣递过去,再摸摸头说一句没关系,再来一次。

只是一秒。



“孽障。”


再无犹豫。

似乎都能看到他眼里的火苗逐渐熄灭。




后来,传来的那些风言风语萧疏寒不是没听到,其实也在某个夜晚潜入过点香阁,看着蔡居诚睡着的模样。

手指还是在触碰他眉间的前一秒收了回来。

不行。


也想过带着足够的财物下山,把他所欠下的债务一次还清。

可然后呢?

带他回武当吗?还是隐居?

没有立场。

萧疏寒视线从窗框那玉佩上移开,平静的把心口撕心裂肺到几欲作呕的疼压了回去。

窗不知何时被风吹开,桌子上泛黄的书页也被风吹着翻过,最终停留在某个折起的页眉。


应归人,未归。

END.

PS.别打我!我保证明天就甜回来!真的!别打我!

评论(7)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