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染时

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当啷响。

宁染时。

考研党,现充忙到头秃。透明文手,不定期更新,文风?不存在的(。

各大墙头到处乱爬。

特定CP小洁癖。

不拆逆:云亮/安雷/词青/五越/盾冬/启红/瑟莱/野神/三日鹤

『全员向/主五越』盏酒祭江湖『四章』

#盏酒祭江湖

#主五越,副词青,清棠

#国际三禁,勿扰真人!

#BOSS成员之一登场√

#ooc属于我,糖属于你们

#打滚求心心爪爪和评论!!

#伍贰一直都是宠着阿越的,不论何地

#我文里的他们,仅代表在我心里,最初的也是最好的他们,每个人。











叶祈歌有些疲惫。

从花开救了他们开始,时不时涌来的活死人令他们应接不暇,经历过天策府正统训练的落叶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疲态,叶祈歌握着西天聆雪的手也快砍的麻木,就连不喊打喊杀又好脾气的清衣花海也是满脸疲惫。

“好累…。”


他真的很累。

累的连握着西天聆雪的力气都快没了,只是靠着身后清衣和花海一次次笛声和琴音勉强支撑。

“伍贰…?”

似乎看到了熟悉的人,一边提着新亭侯走在他身旁,一边还在给他耐心讲解北傲决的诀窍。

西天聆雪在泥沙上划出痕迹,金属摩擦产生的刺耳声音也唤醒了其他人的意识。

叶祈歌倒在地上。

“祈歌!”




遍布焦土和石块的戈壁,夜色也无法掩盖人性的扭曲和罪恶的曼延。

深夜的龙门绝境是不正常的寂静,轻微的火光在岩壁下跳动,映出几个人疲惫的面容。

叶祈歌还是没有醒来,偶尔呢喃的只言片语也散落在风里消失无踪。倚在他身边的清衣也不知什么时候睡了过去,双生灵蛇忠诚的蜷缩在他脚边,连同不远处土里的凤蜈,峭壁上的碧蝶一起守护着他们的小主人。


“睡不着?”

“嗯…怎么可能睡得着。”

“清衣到底还是个小孩子,睡的也还挺快。”

“本来就容易累,他哪有我们能撑。”


落叶看着窝在叶祈歌身边沉沉睡去的苗疆少年,感叹的拍了拍花海的肩。

“祈歌的身体,真的检查不出来…?”落叶压低了声音凑近花海,“他这样,我们几个做兄弟的都看不下去…”

“脉象,气息都显示一切正常。”花海抬手揉着额角,眉头紧锁一脸苦涩,“茶茶也是同样的结果,他那几个师弟师妹都很担心他,但是…”

“所以他现在这样,也是跟他身体有关?”花开坐在地上抛着手里的小石子,看到花海点头后把石子泄愤般的扔了出去,“…啧,真见鬼。”






月亮在这暗色的天空中宛如陈旧的古币,夜色渐深,空气逐渐变的湿冷。

背着弯刀的少年站在岩壁上方,他看向下面那个同样来自西域的男子,眸子里满是复杂。少年的袖子里鼓起一块不算明显的凸起,仔细看去还会轻微的蠕动。

花开猛然抬头,岩壁上空无一人。

“花开…?”

“怎么了?”

他皱紧眉头,眸子还是一眨不眨的盯着那块岩壁。在西域摸爬滚打出来的直觉不会欺骗他,但他也只是在一瞬间捕捉到了熟悉的感觉。

“也许是我看错了。”

但下一瞬间,周围爆出错乱的气流,像是他们所处的空间变成了一张纸,被两只手残暴地揉乱,又豁然撕裂。

“清衣!”

“祈歌!”

“快动手!”


灵蛇尖锐的叫声让落叶三人同时跃起。琴音淙淙,花海的音域几乎是瞬间就笼罩了叶祈歌和清衣所在的方向,弯刀隐没在夜色中,落叶的长枪也染上赤红,在空气中划出刺耳的音爆声。

清衣握着灵知,在音域落下的一瞬间就召唤出了呱太,一边警戒着随时可能会出现的第二次突袭,一边半拖半抱着依旧沉睡的叶祈歌后退。方才的一瞬让他感受到了浓重的杀意,冷汗湿透了他背后的衣衫。

“祈歌!”

又是冰冷刺骨的寒意。

清衣下意识的转身抵挡,却有人更快的挡在他身前,弯刀与弯刀相撞,一声脆响回荡在这寂静的荒漠里。

落叶和花海也来到他身边,熟悉的伙伴也让清衣稍稍松了口气,他的伙伴们也重新围绕到他们身边,一同应对着危险的情况。

“祈歌怎么样了?”

“应该…”

话音未落,叶祈歌痛苦的呻吟声就打破了他们的愿望。

“…给我争取治疗的时间。”

“交给我们。”

“清衣,放心做你的。”

落叶和花开与暗处的人再次缠斗,清衣与他的灵蛇一同半跪在叶祈歌身边,灵知散发出柔和的紫光一点一点侵入叶祈歌的身体。

“是蛊…”

“…能解吗?”

“能试,但是需要时间。”

是最坏的情况。

花海毫不犹豫的护在叶祈歌和清衣身前,手中的相知不断传出柔和的琴音,高山流水般令人心安。



“东浅!”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先传来的不是清衣的声音,而是花开失控的嘶吼。

“你要是还认我这个师父,就给我滚出来。”

足足等了一炷香的时间,落叶都想让花开清醒一点的时候,在离他们几步远的地方,带着兜帽的少年显出身形。

“师父。”

“这就是你所谓的游历?”

“……”

看着少年沉默的模样,花开突然有点想笑的冲动。东浅的出现就好像有人狠狠扇了他一巴掌,把他心中对这个优秀徒弟的骄傲,打的粉碎。

“我把你从那几个地痞流氓的手里救下,还教你明教的功夫,就是让你来干这种事儿的?”

“……我。”

“我花开的徒弟,现在来要我兄弟的命了是吗?”

“……”

夜色中,一大一小两个身影相对而立。






“你找不到他的。”

叶祈歌痛苦的捂着耳朵,和那个充斥在他脑海中的声音拼死对抗。

“他早就不是那个你认识的柳劈了。”

“放弃吧,你做不到的。”

“他不记得你了,也根本不在乎你。”

“你们回不去的。”

魔音灌耳。

叶祈歌在意识里痛苦的挣扎,那蛊把他心中最不愿面对的一面激发出来,用语言讽刺他的天真,又用残忍的事实把他抽的遍体鳞伤。


柳劈。



叶祈歌的回忆里都是这个人。他想起了他们一起参加的名剑大会,一时兴起两人跑去成都抓的兔子,还有一同游历偶尔对视时的心悸。

柳劈会给叶祈歌带好吃的糖糕,会陪他不远千里去抓兔子,会跟他一起谈天说地,会和他跑到寇岛看传说中最美的夕阳,又会和他一起在藏剑山庄看雪。

可叶祈歌把柳劈弄丢了。

“还给我…。”

叶祈歌站在黑暗里,呆呆的看着对面那个提着殷红色的新亭侯,一双暗红的眼眸,整个人都散发着陌生气息的人。


“你把他还给我…”

“我的伍贰…还给我啊…”

叶祈歌哭了。

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下,整个身子都止不住的颤抖。明明知道这是没骨气的行为,对面的柳劈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给他来一刀,但他就是克制不住想哭的冲动。

“阿越。”

一个绝对不可能出现的声音闯入了这个小世界。

“阿越宝宝。”

叶祈歌猛然抬头,他看见面前陌生的人重新染上熟悉的气息,变成了熟悉的模样。明明是一身霸刀山庄的衣袍,头上却多出了雁门关的白毛,没有殷红的新亭侯,也不是暗红色的眸子,更不会把刀刃对着他的心口。

“乖,我带你出去。”


柳劈抱住了他。

没有虚假的幻影,是意识里真实的拥抱。刚刚哭的像三岁孩童一样的叶祈歌愣住了,停了好几秒才把自己狠狠埋进他的怀里。

“伍贰…我们…”

“阿越,该起床了。”

柳劈低笑出声,一只手搂着他的腰,另一只手抚过他的眉骨。柳劈低下头,就像前些年他们游历江湖时住在一起,每天唤他起床那样。

一个温柔的吻落在叶祈歌的唇上。


“我在等你。”




TBC.

这里是海棠染时,请多指教。

越越危机,伍贰怎么会不出来呢(˶‾᷄ ⁻̫ ‾᷅˵)

花开东浅师徒反目成仇,橘喵和奶喵的对决√

柳词组和海棠组持续掉线中……

至于中了蛊的阿越看到的是不是梦,至于到底是清衣救的阿越还是柳劈把阿越叫醒的,现在还不可说!

感谢每一个喜欢这篇文的人,我会努力完善的,谢谢你们的支持☆

评论(14)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