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染时

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当啷响。

宁染时。

考研党,现充忙到头秃。透明文手,不定期更新,文风?不存在的(。

各大墙头到处乱爬。

特定CP小洁癖。

不拆逆:云亮/安雷/词青/五越/盾冬/启红/瑟莱/野神/三日鹤

【全员向/主五越】盏酒祭江湖『七章』

#盏酒祭江湖

#国际三禁,圈地自萌

#本章有词青和清棠的戏份,ooc属于我

#谨以此文,纪念最好的他们


#有战斗就有流血嘛!嬉皮笑脸bu

#打滚求心心爪爪和评论!

#你们都是小天使——













杀戮。

全身印满绛紫蛊纹的的活死人一拥而上,扭曲又令人发指的前进。落叶首当其冲,持枪凶猛地迎上,赤红长枪扎进头颅,身边的尹南桥一记飞踢狠狠踹中旁边那只的下颚。

半小蛮身下的血色蜘蛛发出尖锐的嘶叫。横飞的蛛丝带来的是从沙中钻出的一头粗壮沙蟒,全身的鳞片被绛紫的蛊印覆盖,两只前爪轻易抓碎石块,它直起身子,向他们奔袭而来。


“…这是什么天杀的妖魔鬼怪!?”


童话愤恨的谩骂几句,他和持风不约而同的选择展开机关翼。半空中,两人的千机弩爆发出炫目的蓝光,两发追命箭狠狠轰在沙蟒的身上。花醉持剑跃来,向尚未倒下的沙蟒挥下,强劲的飞剑伴随着脚下气场的增幅激射而出,剖开庞大的躯体,被污染的血从断裂的躯干流出,浓烈的血腥味令人几乎窒息。


另一边剑光闪过,柳词的凌厉剑气和方青砚的气劲狠狠相撞。

柳词不止一次的问过自己,如果那天他们不吵架,如果他还能宠着他一次,是不是方青砚就不会负气出走,就不会到现在的境地。

方青砚打出的气劲透着黑色的死气,原本应该散发着翠绿的墨颠也被浓重的黑色覆盖。柳词举剑,带着心中复杂的感情挥剑前斩,将厚重的黑雾劈的粉碎。


“……柳…柳词。”

“方青砚?!”


冷汗湿透了清衣背后的衣衫,花舞剑和风清歌一刻也不敢放松的盯着他和周围的动向。灵知散发的紫光流转,碧蝶飞过,在方青砚的手上结出一个淡紫色的蛊印。


“还不够。”


越来越大的阻力,拯救一人就已经接近极限。

清衣的内心深处浮起强烈的不甘心,半小蛮那五仙教补天诀一脉前任大师姐的名头他也是听过的,修习禁术还能完美施展,的确是他还未曾达到的地步。

可这些人都是他的战友,都是伙伴。

他想救他们。


灵知上闪烁的紫光毫无保留的爆发,纤细的虫笛传来震彻灵魂的悦耳声响,五仙教的少年盘坐在地上,低声喃语,紫光映照出他纯粹的灵魂。

少年胸前,宛如传家宝般贴身挂着的那块玉石泛起一丝晶莹璀璨的流光,仿佛冥冥中神仙张开的眼睑,射出威严的目光。


半小蛮诧异的望着那明显是使用五仙教秘术,燃烧修为和心血去突破自己极限的清衣,还没等她做出什么举动,悬浮在她面前的紫色晶石就裂开了一条明显的纹路。

“…好吧,不过我要的东西已经到手了,接下来就看你们会怎么做了。”

她低声轻笑,枫木晚晴散发出柔和的光,掩盖住她周身气流不正常的异动。



清衣睁开眼,唇角溢出鲜红的血。

“清衣!”

“…花老师…风清歌…对不起……”


花舞剑急忙扶起瘫软在地上的清衣,看着一脸苍白还内疚着不停道歉的少年,再坚强的人心里也泛起酸涩的情感。


“没事啊,小孩子别学着乱道歉。”


风清歌主动把清衣抱过来,也方便花舞剑更好的治疗。损失了太多心血导致清衣直接陷入了昏迷,花舞剑有条不紊的下针,确认过没什么事了后两人才长出一口气。



蛊毒已解。

方青砚和清儒几乎同时栽倒在地,碧蝶回到清衣的身边焦急的打着转,而清儒的手背也留下了鲜明的蛊印。

“清儒!”

“方青砚!”


柳词和海棠也是同时冲到两人身边。长歌的公子抱着还未完全昏迷的道长,平时方寸不乱的人现在手都在颤抖;而纯阳的道长早就保持不住沉稳的模样,颤抖着抱起昏迷不醒的万花少年一声不吭的坐在地上。


“快后退!”


是晏殊和舜琴的声音。

海棠迷茫的抬头,才发现黑压压的活死人已经向着他们的方向汹涌而来,方青砚和清儒已经不再被蛊所控制,自然也不会被他们当做同类。

青色的音域笼罩了这一片区域,为他们的撤退争取了一点时间。海棠扶起努力维持清醒的清儒,半拖半抱的向花舞剑的方向跑去,柳词则没有犹豫的抱起方青砚跟随他们一同离开。晏殊一跃而起,左手持盾,右手的陌刀同时掀起一片尘风,和半空中的舜琴配合的无比默契,让扭曲的活死人无法再进一步。


“伍贰…。”


叶祈歌快要撑不住了。

高强度的战斗让他这一年明显逐渐走下坡路的身体严重超出负荷,他几乎已经是下意识的挥动重剑去抵挡柳劈可能做出的攻击,金属碰撞出绵密的爆音,每一次都震的他耳膜刺痛。

方青砚和清儒已经被清衣救下,这让叶祈歌心里松了口气,他也明白清衣救的艰难,这比刚开始的情况要好的太多了。毕竟半小蛮,也是和他组过队,一起参加过名剑大会的几场比赛的人,补天诀的造诣的确高,清衣现在的年纪和精力不能完全破解也是正常。

他看着面前陌生的柳劈,突然就放松了下来。


“伍贰,我们打个赌吧。”


又一次傲霜刀和重剑的交错,刺耳的声音也没能阻止叶祈歌的笑容。


“赌你能不能挣脱这个该死的蛊。”


叶祈歌笑的开心。

像亡命赌徒,也是破釜沉舟。


“祈歌呢!柳劈的蛊还没解!”

落叶是第一个感受到不对的人,他转头望去,就看到叶祈歌决然的背影。


“祈歌你干什么!”

“都不许过来!”


叶祈歌握着弱水的双手有些颤抖,他能感受到身后伙伴们焦急的眼神,也想让他们放心,可面前破开空气斩来的新亭侯容不得他想太多。

清衣为解蛊几乎透支,能完好的救回来方青砚和清儒已经是意料之外的事了,叶祈歌不想让这个自己视做亲人的少年再为他耗费什么。

他想赌一次。

用生命去唤醒柳劈的意识。


“叶祈歌你他妈别干傻事!”

“快拦住他!花醉快啊!下山河!”


身后传来了落叶和海棠的咆哮,知心的挚友猜出了他的想法,花醉的镇山河也在下一秒稳稳落在他脚下。叶祈歌不自觉的扬起了嘴角,想着活这一次还难得见海棠公子这么失态,也是值了。

他轻挪几步,走出镇山河的范围。



“伍贰。”


即使早已下定决心,真的面临生死,还是揪心的煎熬。


“找到你啦。”


叶祈歌扔掉弱水,双臂张开,胸膛迎上闪着寒光的新亭侯,向面前散发着陌生气息的柳劈撒娇般扬起一个灿烂的笑。


“带我回家吧。”



TBC.

这里是海棠染时,请多指教。

哇打戏真的不好描写啊,感觉脑细胞在疯狂跟我抗议,真的你们不要打我!有家暴就要有流血啊!要不然多没武打的看点!bu

当然躺着回去的绝对不止这几个人ovo

感谢小天使们的支持!么啾!

评论(34)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