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染时

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当啷响。

宁染时。

考研党,现充忙到头秃。透明文手,不定期更新,文风?不存在的(。

各大墙头到处乱爬。

特定CP小洁癖。

不拆逆:云亮/安雷/词青/五越/盾冬/启红/瑟莱/野神/三日鹤

【全员向/主五越】盏酒祭江湖『九章』

#盏酒祭江湖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考完试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回来了!

#本章龙门主线的收尾多于感情戏,感情戏的重要戏份将在下一章新主线开启!

#本章带双弈和五枫!

#各位姐妹仙女们想我了吗!

#打滚求心心爪爪和评论!
















橘色的暖阳从远处的荒漠沙丘上露出脸,将空荡荡的戈壁染成渐变的色调。午后的阳光刚好,可惜并不适合现在这个沉闷的气氛,碧空中的云朵从他们来时的方向卷来,融入了橙红色的暖意。荒漠中零星的枯木和沙土无止境地铺展,走在路中央的一行人,影子延伸开一片墨染的黑,和周围的自然一样荒凉。

不知过了多久,视野里出现了龙门绝境的边缘,也听到了两个不该出现在这里的喊声。

“…落叶…师兄?”

“……落叶大…大师兄…”

正打着哈欠断后的落叶睁开眼,果然看到前面不远的地方,两个牵着马的天策府少年欲哭无泪的模样。

“君弈,小五?”

其他人纷纷识相的让开一条路并后退一步,看着板着脸的落叶一步步走向前面的两个人。


“……我们这次完了啊五哥…。”

“落叶师兄…会不会手下留情一点…?”

“五哥你在想什么啊!你上次把枫晚哥气回藏剑山庄你忘了大师兄是怎么揍你的的吗??”

“…咳,小君弈啊…我们现在跑来得及吗?”

“……来不及了吧。”

紫红色的光芒暴起,落叶持枪冲了过去,在君弈和五号的哀嚎中以及旁边人看戏的表情中把两个半大少年暴揍了一顿。


“又不好好待在天策府练功?嗯?”

“又偷摸跑出来没跟两个藏剑的师兄说?”


“师兄饶命啊再也不敢了!!”

“再也不偷跑出来了大师兄别打了!!”


在折腾了一通后,断后的人又多了两个,他们带来的两匹马也被强势的落叶将军分别塞给了抱着叶祈歌的柳劈和专注于自家方青砚的柳词。





成都,广都镇。

提早接到消息的叶弈墨带着枫晚从藏剑山庄赶来,已经在驿道上等了许久,没等来从龙门绝境回来的一行人倒是看到了带着小师妹风尘仆仆赶路的花开。打了个招呼又交换了一下情报后,站在驿道边等候的人又多了两个。

广都镇正值雨后放晴,不算灼烤的阳光,柔软的草地和温和的微风。沉淀了一个春天绿色的叶片层层叠叠,被风吹起时带起重重叠浪,衬着周围的树木高大茂密。
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驿道的尽头,等了许久的几个人终于露出了舒心的笑容。

叶弈墨牵过一脸委屈又跟他撒娇的小君弈,枫晚一边叹气一边锤了一下五号的肩头,花开也抱了抱尘微和花海;简单寒暄了几句,叶弈墨就带着他们向早已定下的客栈走去。


“所以说,在我们去龙门的时候,江湖上普遍都不太平?”花舞剑带着几个人把沉睡的和受伤的人暂时安顿好,听到叶弈墨的话也难得的皱了皱眉,“藏剑那边出了点事,花开接到的消息是长歌门那边也出了事。”

“准确的说不在藏剑山庄,而是在金水镇。”叶弈墨展开手中的信纸,“小师妹和小师弟出任务后走陆路回来,在那边遭遇了袭击。”

“长歌门的消息是茶茶亲自发的,他的师妹带着几个伙伴本来要去七秀坊,途径长歌门的时候被袭击的。”花开也把皱巴巴的信纸递给花舞剑,“茶茶也被波及了,要不我怎么刚回明教就出发去长歌门。”

“是他们做的。”柳劈站在花舞剑身边瞥了几眼信纸上的内容,“还不好确定他们的头领是谁,也许是我认识的一个人,但是他们奉朝廷的命令在做事的确不假。”

“…所以,你们到底…”

柳词的话没有问出来,海棠也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其他人也一同沉默下来。他们都明白,一年前发生的事情有太多复杂的事情等着他们去一点点的调查,也有太多的秘密等着发掘。


“是五仙教禁术的改进…记不太清,大概是这个吧。”柳劈抬起头,目光扫过依旧沉睡的方青砚,倚在海棠身边的清儒,最终停在叶祈歌的身上,“如果半小蛮没有说假话,这一切都是朝廷促成的,那么就是说,朝廷有意对江湖下手。”

“实验样本都是活人。”清儒接过话头,沙哑的声音让海棠下意识揪紧了袍子,“都是江湖中,我们这样习武之人。”

“这样,你们都别回去了,一个个伤得也不轻,直接跟我回万花谷,然后再派人去接你们的几个师弟师妹。”花舞剑把信纸折好还给叶弈墨和花开,“打听消息也有办法,已经确定这些人是冲着整个来的,我们还被针对过,一旦我们分散开可能还会出想不到的岔子。”

“我必须回长歌门,茶茶还在长歌门。”花海抱着盈缺站起来,“我自己去就可以。”

“说什么傻话呢,我跟你一起去。”花开一巴掌拍在他肩头,“买两匹快马就行。”

“我也去。”尘微站起身看着花海,“当时组队的时候可说好了有难同当。”

“那就三匹快马,棍儿你带他们去万花谷,我们把茶茶带回来就去找你们。”花开爽快的拿出钱袋,“现在就动身吧,这广都镇也不怎么安全。”

“那我们就去解决一下马车的问题。”叶弈墨和枫晚对视一眼,跟着花开下楼。

本就是藏剑山庄经商出身的叶弈墨带着师弟枫晚迅速的打理好了一切,几辆足够容纳他们的马车和花开需要的三匹快马,以及一些路上需要用的物资都很快准备好。
花开翻身上马,把小师妹托付给花舞剑他们,带着尘微和花海绝尘而去。




金水镇。

叶临渊背着重伤昏迷的李雁辞,努力用重剑撑着身子,跟着满身血污的叶梨茶一起从树林的一角钻出来。

“…小师弟,带着阿辞快走。”

“要走一起走。”

叶梨茶带着两人躲到灌木丛的后面,看到不远处属于李雁辞的里飞沙,打了个呼哨把它召过来。

“你忘了他们是为什么来抓我们的吗?”

“……。”

“带他快走,相信我,阿辞在我就会活着。”

“……你不在…阿辞醒了后怎么想…”

“他们要追来了,别磨磨蹭蹭的!那种熬不出头的日子,阿辞和烬痕都没经历过,也不该有更多的人去经历了不是吗。”

“小师姐…。”

“快走,去万花谷,去找花老师。”

“…小师姐,保重。”

叶临渊翻身上马,用叶梨茶递来的衣服束带把李雁辞护在身前。他最后看了一眼他的小师姐,想在那张永远也长不大的脸庞上看出点什么。

半晌,他也努力扯出一个笑,不再去看她泛起紫光的眼眸,头也不回的策马离开。





长歌门。

霁夜茶的额角还在滴落鲜血,他坐在船上,船正在烬痕的划动下飞快的驶离长歌门,他身边是满身鲜血的灼盏和花城衍。他看着青知忍着眼泪下针,他想拿起盈缺帮忙,却发现自己的双手抖的不行,拿不起琴,只能怔怔的看着。

“…霁夜茶前辈,请别自责。”

“别安慰我了,我没能保护我的师妹。”

“前辈,有些事情,见到花老师他们你就会知道的…”

青知死死咬着嘴唇,努力摒弃心中的杂念下针,她不愿去回想沁歌和杨斯年拼尽全力把他们推上船的时候,更不愿去想在她回头的时候看到的浓烈紫光。

他们每个人都知道那个秘密。

她封住灼盏和花城衍伤口附近的穴道,勉强平稳他们的伤势后抬头,长歌门的一角爆发出浓烈的紫光。

她低下头,不再去看那片天空。只在心里祈祷走陆路的三个人能平安的抵达万花谷。





白龙口。

深蓝的夜幕逐渐降临,深黑的云朵融入了深红与金黄交织的晚霞。尹南桥和晏殊,花醉和落叶分别驱着一辆马车稳稳的跑在驿道上,持风和童话也不约而同的来到车顶隐去气息进行警戒。

柳劈坐在车厢里,凝视着怀里还未苏醒的叶祈歌。他身边是抱着方青砚睡着的柳词,和倚在疲惫的清儒身上一起睡过去的海棠。

他闭上眼,思绪飞到一年前的枫华谷。他想起了冒着被落石掩埋的危险拼命来救他的叶祈歌却被属于万花的强力气劲打成重伤,和站在高处,双剑上滴着温热鲜血的女子。他又想起了暗无天日的地牢,被蛊虫折磨到昏过去的方青砚和清儒。地牢的角落里布满了陈年的血迹,地上有明黄色和青色的的缎带碎片,墙上也有明显划上的枪痕,甚至还有细碎的抓痕。

“…你们到底想做什么。”

柳劈睁开眼,周围的几个人还睡得很沉,外面的暂时没有什么动向,他低下头,嘴角带着温暖的笑意给怀里的叶祈歌掖好衣角,又带着深沉的爱意吻上他的唇角。

“阿越,我想你了。”


TBC.

这里是海棠染时,请多指教。

在复习的时候,我每分每秒都想码字!!龙门绝境主线走完了,接下来就该我们的五越带着其他cp美滋滋的发糖了,下面的主线贰哥会比较帅,推理能力一级棒√,同样的还有花老师和花开,收集情报一级棒√

感谢你们每个人的喜欢,你们都是仙女!

所以,留个评论给我好不啦*٩(๑´∀`๑)ง*

评论(30)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