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染时

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当啷响。

宁染时。

考研党,现充忙到头秃。透明文手,不定期更新,文风?不存在的(。

各大墙头到处乱爬。

特定CP小洁癖。

不拆逆:云亮/安雷/词青/五越/盾冬/启红/瑟莱/野神/三日鹤

【全员向/主五越】盏酒祭江湖『十章』

#盏酒祭江湖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新主线开启,新人物登场√

#我今天就是要甜的你们牙疼!!

#打滚求心心爪爪评论!给各位仙女们吃西湖醋鱼!















万花谷宛如与世隔绝的蓬莱仙境,不论外界是战火纷飞或是动荡不安,都没有对这里宁静祥和的气氛产生任何的影响。

随处可见的林荫下是柔软的草地,偶尔会有蹦蹦跳跳的小松鼠捧着松果跑过;万花谷的阳光很好,温和的微风抚过绿叶带起重重叠浪。远处的落星湖旁就是一望无际的晴昼海,暖橙色的阳光照进安宁的山谷,给舒展着花瓣的花儿们披上好看的金色光波,五颜六色的花儿与岸边葱郁的树林交融,空气里跳动着的光粒子带来夏天的气息,沉静又梦幻。

叶祈歌就在这样安静的氛围里醒来,屋里里充斥着草药的特有香气,木质窗户半开着,初夏清新的气息透过窗户包裹住他,让他瞬间想起了那个经常抱着自己的身影;清爽,带着微雨后松林的味道。

他闭了闭眼,再睁开时仿佛心灵感应一般望向门口,门被轻柔的推开,他心念念的人就拎着一筐梅子站在门口,眸子里盛满了笑意。

“伍贰!”

“哎,阿越,我在呢。”

一瞬间,时间似乎流转回一年前,在广都镇手忙脚乱抓兔子的两个人,也是这样相视而笑。

叶祈歌盯着柳劈,视线移到他胳膊上装满黄梅的篮子,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就扑哧笑出了声。一边笑一边在床上滚来滚去,本来还算整齐的床铺被他折腾的乱七八糟,被子枕头都被压在他身下变得皱皱巴巴,看得柳劈直皱眉。

“祖宗哎,你看看你折腾的。”

“干什么干什么,我可是伤员,你不能对一个病号动粗!”

皮呀小祈歌。

柳劈无奈的把篮子放在桌子上,一边腹诽着这几天是不是有点太宠他了,一边走到床边坐下用手点着他的额头。

“你呀,仗着你刚醒没多久就折腾吧,那黄梅是花舞剑送来的,一会儿他还要来给你送药,这次你可别想着不喝。”

“……伍贰哥哥你最好了!只要不喝药让我做什么都行啊!”


于是带着师妹漓七敲门进来准备监督叶祈歌吃药的花舞剑,刚刚推开门就听到了这种撒娇又带有暗示性的词语。

花舞剑十分想打人。

“叶祈歌,今天你就算求柳劈也没用,药必须给我喝掉。”

“……棍…棍儿…别啊!”

一旁捧着药盒的漓七很有自觉的递到花舞剑手里,再迅速的拉着柳劈站到一边。

“花舞剑师兄对待病患一向都比较严格啦,尤其是…呃…叶祈歌前辈这种…呃,比较皮的。”小漓七讪讪的笑了笑,斟酌着解释一番,“对了柳劈前辈,我们来的路上有人在找你,现在应该在落星湖那边。”

“好的,那我家阿越这边,就麻烦你们了。”柳劈看了看依旧不肯配合的叶祈歌,对漓七抱歉的笑笑,“咳,最近的确有点太皮了。”

“没问题的前辈,交给花舞剑师兄就行。”

漓七看着柳劈匆匆离去的身影,再看着端着汤药板着脸的花舞剑,对床上的叶祈歌露出了一个同情的笑容。


浓郁的祥和气息弥漫在万花谷的各个角落,漫步在林荫下,古色古香的天工坊,褪色的木头门楣,洗得发白的印花布帘随处可见,流露出安静平和的韵味。

柳劈转过一个弯,落星湖刚刚出现在视野里,就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策马而来。


“师父!”

“是青霄啊。”


故人再逢,哪怕是不轻易表露感情的柳劈也露出了舒心的笑容。

雁门关的将军带着不多的行囊一路风尘仆仆的赶来,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喜悦。云青霄翻身下马,和阔别已久的柳劈来了个结结实实的拥抱。


“青霄你也跑来凑热闹了?”

“这不听说师父回来了,都太久没见了,我也很久没见到师娘了,师父离开的日子多亏了师娘帮我了不少忙,我总要来看看的。”

“一个人来的?”

“还有弃愁,他直接去找他的清衣小朋友了。”


柳劈感叹着拍了拍云青霄的肩头,带着他向叶祈歌所在的小木屋走去。


“劈哥等等!谁找清衣?”

本来在落星湖边带着君弈和五号进行日常训练的落叶听到这话一个纵跃过来,先是简单寒暄了几句后就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云青霄。

“是弃愁,据说跟清衣认识很早了。”

“所以有人要拐带我们家孩子了?!这不行,清衣才多大…!”

“……哎哎哎落叶你…”

柳劈和云青霄话还没说完,就看着落叶迅速的骑上里飞沙,向着仙迹岩的方向绝尘而去。

“…我们是不是不用训练了?”

“大概?”

“五哥跑吗?”

“跑啊!”


柳劈看着一溜烟跑没影了的君弈和五号,决定不去告诉他们落叶一定会把他们拽回来训练的事实,带着青霄继续向小木屋走去。

“啊啊啊啊啊棍儿你不是人!这药这么苦的你都硬让我喝下去…!”

“良药苦口利于病你不懂吗小祈歌??”

柳劈和云青霄刚走回小屋,就看到漓七捧着一篮子草药,带着尴尬的笑容坐在屋门口的石头上。屋里传来的是关于药苦不苦的拌嘴声。

“…这是?”

“…哈哈哈柳劈前辈别担心!这是正常操作!”漓七欲哭无泪的站起来,“…要不二位,等一等?”

“我想我有个办法。”柳劈扭头看了看云青霄,“花老师,阿越,有个老朋友想要见你们。”

屋里拌嘴的声音停了。

在一阵噼里啪啦明显是收拾东西的声音过后,带着浓浓中药味且互相揪着衣服领子的叶祈歌和花舞剑一同冲出了屋门。


“青霄?!”

“青霄你来了?!”


叶祈歌和花舞剑惊喜的看着对他们挥手的人,雁门关的将军比起一年前挺拔了不少,脸上也多了久经沙场的痕迹。

“青霄你怎么都不说一声的啊!”

“是啊,来了万花谷好歹让我尽尽地主之谊,难得见你一次。”

“哈哈哈没事没事,都是兄弟咱不计较这些。”

柳劈站在旁边,看着久别重逢的三个人坐在石头上叽叽喳喳的讲着这一年的趣事儿,门口的风信子衬着他们的笑容格外明媚,时不时听到好笑的事儿他也会弯起唇角。

他不在的时候,还有人护着他的阿越,没让他捧在心尖上的人受太多的委屈。

“对了漓七,方青砚和清儒怎么样了?”

“啊,清儒前辈恢复的很好,现在已经能拿着剑跟海棠公子比划几下了。”漓七笑眯眯的捧着篮子挑挑捡捡,“方青砚师兄恢复的比较慢,花舞剑师兄也是天天去,也让苏言师兄在那边全程熬药的,现在也能下床走走了。”

“这样啊,那就好。”

“柳劈前辈你也要认真敷药,关节处的损伤可不是小事!”

“一定,一定。”



直到夕阳把木屋渲染成橘红色,湖蓝布帘被风吹起发出沙沙的声音,叶祈歌才将花舞剑和漓七送走,云青霄为了寻一处落脚的地方也随着花舞剑一同离开。食物的香气从屋里传来,叶祈歌伸了个懒腰,揉揉眼,就匆忙推开门钻进小屋。

“伍贰!你做了什么好吃的!”

“有你喜欢的西湖醋鱼。”

“哇我当时就…”

“随口一说?”

自知理亏的叶祈歌嬉皮笑脸缠着柳劈撒娇,最后还是被自家夫君的糖衣炮弹哄的一脸傻笑坐到桌边,双眼放光并迅速拿起筷子看着桌上摆着的热气腾腾的饭菜。

“都是我做的,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

“夫人的心意我哪儿能不接受啊!”

“哦?到底谁是夫人?”


柳劈似笑非笑的看着对面顿了一秒急忙狼吞虎咽吃饭的叶祈歌,听着他一边吃饭一边含糊不清的嘟囔了几句什么“你是夫君”之类的话后差点笑出声。

他的阿越还是可爱啊。

柳劈打定主意要好好收拾一下这只小鸡崽,但不是现在。于是他用筷子夹起一大块裹着糖醋的鱼肉递到叶祈歌嘴边。

“乖,夫人给尝尝甜不甜?”

“……甜。”

TBC.

这里是海棠染时,请多指教。

青霄登场!我的越棍霄终于重逢!啊热泪盈眶!说好的发糖,来,请你们吃西湖醋鱼,我相信比柳劈做的的还要甜!!!!

本章带了愁衣,下一章还会有意想不到的人物哒√喜欢就点个心心爪爪留个评论好不啦(*σ´∀`)σ

谢谢各位仙女的喜欢*٩(๑´∀`๑)ง*

评论(2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