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染时

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当啷响。

宁染时。

考研党,现充忙到头秃。透明文手,不定期更新,文风?不存在的(。

各大墙头到处乱爬。

特定CP小洁癖。

不拆逆:云亮/安雷/词青/五越/盾冬/启红/瑟莱/野神/三日鹤

【全员向/主五越】盏酒祭江湖『十三章』

#盏酒祭江湖

#明霸花智囊团出动!花老师赛高!

#马上七夕了忙里抽空码字,其实本来想刀一下,…不了我怕被打(。

#提前祝你们七夕快乐!求心心爪爪和评论呀!











战事又起。

信鸽的身上还带着战火的气息,它扑腾两下翅膀,带着边关的急报从天空俯冲而下,稳稳的落在云青霄的肩头。

位于大唐边陲的雁门关常年纷争不断,总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难得休沐探亲的云青霄也不得不和挚友们拱手道别,他收拾好东西,再把像牛皮糖一样黏在洛清衣身上的弃愁拽下来,两人匆忙赶回雁门关。

与此同时,花开一路人也回到万花谷。一行人满身狼狈的模样着实把花舞剑等人惊的不行,几乎两夜未合眼的花开满眼都是血丝,霁夜茶胳膊上的伤口已经开始化脓,重伤的尘微则早就陷入昏迷,被受伤最轻的卷毛抬进屋子里。


“…劈哥?”

“怎么了?”

“借一步说话。”

在漓七的帮助下刚刚处理完身上狰狞伤口的花开,也不顾身心的疲惫径直找到了正在给叶祈歌做饭的柳劈。

“这次去长歌门的路上出了事,我们正好遇到带着几个人小姑娘躲避追杀的茶茶,按理说是不会有问题的,我的隐匿技术你也信得过。”花开一口气说了一堆,顺手结果柳劈递来的茶杯仰头喝干,“但是接到茶茶他们没过多久,我们的行踪就暴露了…”

“你是说,我们中有内线。”柳劈的语气平静的不像是刚知道这个消息的人,“你有人选了。”

“难道你也…?”

“对,但你也知道我家阿越…”柳劈苦笑一下,从窗缝中瞥了一眼抱着鸡小萌睡午觉的叶祈歌后拉着花开站了远了点,“他一向对情谊看的很重。”

“……也是。”

“毕竟是只蠢叽。”

“花老师?!”

花舞剑理了理身上的衣服,迈步走向躲在一边说悄悄话的两个人。

“我可不是故意要偷听的,我也找到了一点蛛丝马迹正要来找你。”花舞剑压低了声音向柳劈点点头,“没想到花开你也在,那就一起说吧。”

“阿越还睡着,我们小声些就不会吵醒他。”

花舞剑一边努力忽视满脸写着狗粮两个字的柳劈,一边拿出几张万花谷的清单。

“最近万花谷的出入情况都在这里了,长久未归的只有这两个人。”花舞剑展开折好的纸,指了指最下方的两个名字,“恰巧,劈哥你跟这两个人都有过交集,而一年前的事情你又恰巧是受害者之一。”

花舞剑的话没有说完,剩下的意思已经不言而喻,就连一向冷静的花开都皱起了眉。柳劈接过那张信纸,仔细回想了一下有关那两个人的行为后攥紧了拳,把轻薄的信纸揉成一团扔在地上。

“我以为他们会顾念江湖情谊,没想到他们真的成了朝廷的狗。”柳劈冷笑一声,“在龙门,半小蛮也参与了,说不定还有更多我们熟悉的人,而且我们中的那个内线是谁我们明白就好。”

“毕竟他也翻不出什么风浪不是,而且他至少现在人不在万花谷。”花舞剑附身捡起信纸撕成碎片,“祈歌不能什么都不知道,他的小师妹还在他们手上。”

“茶茶和清衣的师妹也在他们手上。”花开瞥了眼周围,“那我就先回去了,再不回去估计我那小师妹就要带着漓七来抓人了。”

“去吧,我去找苏言,还要帮着尘微治伤。”花舞剑也挥了挥手,“一遇到东浅就跟不要命一样,他执着的心思谁看不出来。”

柳劈匆匆跟两人道别,刚进屋门就看到叶祈歌坐在床上,睁着眼睛一眨不眨看着他。

“睡醒了?饭马上好。”

“我都听见了。”

柳劈愣了一下,扭头看着忽然之间把头垂下去,跟只兔子一样耷拉着耳朵的叶祈歌。

“…我一直在想怎么跟你说。”慌了手脚的柳劈急忙走到叶祈歌身前,伸出手把他搂进怀里,“我不是故意有想法不跟你说的,你一直都把情谊看的很重,我又怕…”

“我知道…你这么蠢兮兮的解释什么…”叶祈歌抽了抽鼻子埋进他怀里,“我就是…就是不愿意相信他们会不在意那么多年的情谊。”

“阿越。”柳劈认真的捧起他的脸,亲掉他眼角的泪水,“你要明白,人是会变的。”

“可我以前…就连现在也那么相信啊…”叶祈歌一脸委屈的看着他,“真的不重要吗?”

“对于有些人来说,这些东西真的可有可无。”柳劈叹了口气,“就连我也想不到,我所信任的同袍有朝一日成了朝廷的走狗。”

叶祈歌没再说话,安安静静的趴在柳劈怀里,就连他喜欢的西湖醋鱼也没让他挪动一点位置。

“阿越,吃饭吧,饿瘦了我心疼。”

“不吃不吃,少吃一顿又不能怎么样!”

“乖,小祖宗快来吃饭。”

“唔…!我吃…你别亲了!”

TBC.

这里是海棠染时,请多指教。

呜啊啊最近真的忙疯了,忙里抽空更文啦!你们都是小天使,很快就要进复仇主线了!打打杀杀再刀刀刀才是我的本质属性啊哈哈哈哈哈哈哈xxx

不不不相信我最后一定是甜的(。

评论(12)

热度(21)